鬼大师:超吓人的民间恐怖鬼故事大全,真实灵异事件合集,带你开启恐怖的午夜之旅!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标签列表

鬼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婴灵的故事

婴灵的故事

作者:鬼故事免费 来源:鬼故事书 发布: (更新时间:2021-08-29 22:00:01) 栏目:鬼故事大全 热度:

阅读提示

您即将阅读的是由鬼故事免费整理并发布于本站的一则鬼故事大全,截至目前,本文已被阅读138次,其中139人觉得故事很赞,28人觉得一般般。 本故事全文共9408字,预计阅读时间24分钟,您做好开启这段恐怖之旅的准备了吗?

每日一吓:一句话的恐怖鬼故事段子

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忽然一边的女儿说,妈妈,为什么天花板上一直有个人在笑啊。 故事讲完了,你、看懂了吗?!

婴灵的故事

民间传说,胎儿在一妈一一妈一的肚子里面四个月,就会拥有一个有意识的灵魂,这个时候要是将这个胎儿流产掉的话,那胎儿的灵魂就很容易对父母产生怨恨,终生跟随在父母身边不说,有的甚至还会对能够诞生在世界上的弟弟妹妹施以毒手,成为人人谈之色变的“婴灵”。

我是受过唯物主义教育的高材生,对于这些所谓的民间传说自然不相信的。所以我上大二的时候,我的女朋友林芳丽有一天羞答答地告诉我说,她有了我的孩子时,我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们不能要这个孩子!明天我带你去医院做人流,把他做掉吧!”

“为什么?”林芳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徐聪,你为什么要我打掉胎儿,这可是我们的孩子啊!”

大家还在看:雨夜心慌慌

“这还用问吗?”我不满地说道,“我们还在上学不说,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没有结婚,怎么能够要孩子呢?”

“我们可以马上结婚的啊!”林芳丽着急地说道,“国家不是开放了政策,允许在校的大学生结婚甚至生孩子了吗?为什么我们不能结婚,为什么我们不能要这个孩子?”

“芳丽,你冷静一些!”我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心平气和的和女友讲道理,“我们现在真的不能要这个孩子。你想想,我们还是个学生,一切都应该以学业为重,而且我们的学费生活费什么的还得要从父母那里拿,你生个孩子出来,会增加咱们父母的负担。”

“可是,我刚刚去医院检查过,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已经有四个月了。”林芳丽哽咽道,“我一妈一一妈一曾经跟我过,胎儿有了四个月就不能打掉,因为他已经有了灵魂。你打掉他的话,他就会变成婴灵,永远跟随在你的身边。”

“芳丽,你好歹也是受过严格科学教育的,怎么能够相信你一妈一一妈一那一套封建迷信思想呢?”我不客气地说道,“科学家早就证明了,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灵魂的,包括你说的什么婴灵之类,都是不存在的。”

“可是……”

“不要可是了,芳丽。”我将林芳丽拥抱入怀,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把孩子打掉吧!”

“知道了!”林芳丽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我一句。看得出,她是非常喜欢小孩子的。

于是我抓起了她的双手,向她庄严起誓道:“芳丽你放心,我们大学毕业后就马上结婚,到时我们就生一个白白胖胖的乖孩子,好不好?”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一逼一你!”林芳丽甜蜜地看着我说道。

“是!这话是我说的!”

说服了林芳丽之后,第二天,我就带着她来到了学校附近的医院妇产科,经常一番详细的检查之后,林芳丽躺在病一一床一一上,准备被推进手术室里。主治医生走了过来,将一份手术同意书一一交一一到我的手上:“把这个签了吧!签了之后你女朋友才能推进去做手术。”

“好的!”我接过手术同意书,正要在上面签字,林芳丽忽然扭过头来对我说道:“徐聪,我觉得有些害怕?”

“你害怕什么?”

“害怕胎儿的灵魂会回来找我们俩报仇。”

“不会的!”我连忙安慰她说道,“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为了不让林芳丽还有别的想法,我立刻拿起笔来,飞快地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上自己的大名。

而怪事就在我签名的过程中发生了。

我刚写了一个“徐”字,一个非常微弱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爸爸,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我一惊,“谁?谁在喊我?”这句话差点冲口而出,幸好我没有忘记这是在医院里,震惊过后迅速恢复了心情,继续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这时那个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不要,爸爸!我不想死,我想出生,想看看这个美丽的花花世界!”

“去死吧!”我低声吼了一句,以闪电般的速度写出最后一个“聪”字。

主治医生看见我签完了大名,立即从我的手上抢过手术同意书,然后叫护一士将我的女朋友推进手术室去。

手术做得非常顺利,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林芳丽就被推出了手术室。

我走上前,低声问林芳丽道:“你怎么样?还好吧?”

“我还好!”林芳丽的脸色苍白得很,努力了很久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

“这就好!”我松了一口气。

在接下来的几天,我天天陪在林芳丽的身边,悉心的照顾着她,使她慢慢的好了起来。

当她恢复到和以前没有两样的时候,我那多年未见,一直居住在乡下的表姐忽然打电话过来,说要过来省城玩几天,叫我到火车站去接她。

“唉!在省城读大学什么都好,就是三不五时的要接待从家乡来的亲戚和同学,花费不少啊!”我苦笑着对林芳丽说道。

“但是这些花费都是值得的。”林芳丽说道,“我们毕业了之后,找工作就得靠亲戚和同学帮忙。”

“这我知道,所以这次表姐过来,我会请她到学校的星巴克咖啡厅里,品尝最正宗的卡布奇诺!”

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三个小时之后,我和表姐两个人出现在星巴克咖啡厅里。

“真是想不到啊!”表姐环顾了一下四周,由衷地说道,“小聪你竟然舍得花大钱请我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喝咖啡。”

“亲戚嘛!请客当然不能过于寒酸了。”我说道,“表姐,请问你打算想去省城那些地方玩啊!”

“看看再说吧!”表姐说道,“小聪,听说你在大学里一一交一一了一个女朋友,她人呢?你怎么不带过来让你表姐瞧瞧?”

“她正在上课。”我说道,“等一下她就会过来。”

我正说着,林芳丽穿着一袭美丽的连衣裙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她迈着婀娜多姿的步伐,来到了表姐,主动伸出手来说道:“表姐你好,我是徐聪的女朋友林芳丽。很抱歉因为我要上课,未能亲自到火车站去迎接你,还望表姐你见谅。”

“没关系!大家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这么客气!”表姐大大咧咧地说道。

她拉着林芳丽坐了下来,上一上一下一下打量了一番,本想开口称赞一下的,但是当她看见林芳丽一精一致的脸蛋上还有些许苍白,脸色一变,低声问我道:“小聪,你女朋友是不是刚做了人流不久?”

“是的。”我低声回应道,“她本来怀了我的孩子,但是由于我们还在读书,我们决定不要这个孩子。”

“小聪,你怎么会如此糊涂呢?”表姐生气地说道,“你们的孩子已经有四个多月,在这种时候做人流,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表姐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孩子有四个多月的?”我吃惊的问道。

“呵呵!小聪难道你忘记了表姐在乡下是干什么工作的吗?”

表姐的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我,我记得一妈一一妈一曾经跟我说过,表姐在乡下继承了姑一妈一的衣钵,专门帮人求神问卜,对鬼神之说是非常熟悉的。

“这有什么问题?”想起了表姐的职业,我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慌张,但是高材生的身份迫使我不能在乡下的表姐面前出糗。

于是我故意表现得非常坚定,漫不经心地说道,“反正我们这个时候就是不能要孩子。”

“小聪你这样就错了。”表姐教训我道,“胎儿四个月大的时候,他就会拥有一个有意识的灵魂。这时你们将他流掉的话,他很容易对你们产生怨恨,从而做出许多不利于你们的事情来。我的一个好朋友就是因为这个,差点连命都丢一了。”

表姐说到这里,向我们讲起了一个可怕的故事来:

你们也知道,我(这一章节中的“我”,指的是表姐自己)小时候其实是非常不喜欢你姑一妈一的职业。因为这个职业虽然能够使我们过上比同村人更加优越的生活,但是它毕竟是和鬼神打一一交一一道,懂行的人自然会对你非常的尊重。可不懂行的人,往往在你的背后,又或者当着你的面,称呼你为“招摇撞骗的神婆”。

我在学校里被同学们讥笑着,讽刺着,成天在我的面前“小神婆、小神婆”的喊个不停,如果不是因为学校里有一个非常疼一爱一我的龚老师,我连学校都不敢去。

龚老师是我读初二时的音乐老师,她当时非常的年轻,大约只有二十三左右,对于我们这些处于青春反叛期的初中生来说,她就是个大姐姐。

我很快的就和龚来师成为了好朋友,而且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我毫无戒心地和龚老师谈论各色各样的问题,而龚老师也对我推心置腹,她甚至连想一一交一一什么样的男朋友,都会和我分享。

说到这里我要向你们先说明一下,那就是从我认识龚老师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她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大女孩。她很想谈恋一爱一,但是每次见到她心仪的男孩子时,总是不由自主地脸红起来,说话也不十分利索,因此一直一一交一一不到理想的男朋友。

“小依,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啊?”有一次龚老师忍不住对我说道,“这样下去的话,我注定会做老姑婆的!”

“龚老师你不要着急,办法总是会有的。”我安慰龚老师说道。

“办法?什么办法?”龚老师着急的问道。

“呃……让我想想!”我挠了挠头,突然想起了最近班里的男同学说,去酒吧里玩能够结识到很多新朋友,于是连忙对龚老师说道,“龚老师,你不如去酒吧玩吧!很多同学都说,在酒吧里能够认识到很多朋友。”

“去酒吧?”龚来师半信半疑地说道,“这能行吗?我听说酒吧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放心吧,龚来师,不会有问题的。”我向龚来师保证说道,“你看咱们很多男生去了都没事,你一个大人去就更加没有问题了。”

“那好吧!”龚老师下定决心说道,“我去碰碰运气。”

我不知道龚老师到底去了酒吧没有,只知道自从那次谈话之后,龚老师人变得开朗了许多,连跟男老师说话也能够面无惧色,到了最后,她对我说,她要结婚,所以不会继续做老师。

龚来师要结婚,作为她最好朋友的我,自然非常替她开心,给她送去了最好的祝福。

但是我的祝福并没有起到该有的效果,一年之后,龚老师居然回到学校,继续当老师,而且整个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一个原本青春动人的大美一女,变成了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大婶!

我不知道在龚老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也无法毫无顾忌的和龚老师一起谈天说地了,因为我一靠近她,就会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还有一股刺骨的寒气笼罩在你的周围。

我把这个疑问告诉我一妈一一妈一,她听完之后,马上一拍大一腿说道:“这还用说吧!你的那个龚老师肯定出了大问题,被好兄弟给缠上了!”

“什么好兄弟?”我不解的问道。

“就是我平时跟你说的鬼魂!”

“鬼魂?不可能!龚老师那么好的人,怎么会被鬼魂缠上了呢?一妈一一妈一拜托你做生意不要做到我的老师头上好不好?”

“谁说我想做你老师的生意?”我一妈一一妈一不满的说道,“我只不过老是听你说,龚老师是你最好的朋友,所以才想出手帮她一把而已。再说了,她到底有没有被鬼缠上,让她来我这里走一趟不就一清二楚了?”

我虽然不相信一妈一一妈一所说的话,但是为了能够帮助到龚老师,我还是劝她到我一妈一一妈一平时帮人看病的地方来。

我一妈一一妈一为了让我心服口服,特意在给龚老师看病时,允许我也在现场,并且在看病之前,主动为我开了天眼。

“王大师你好!”龚老师来到后,礼貌的向我一妈一一妈一打了个招呼,“我是你女儿的音乐老师,我姓龚。”

我正想对龚老师说,我们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见到我一妈一一妈一根本不用那么客气,可是当我抬起头来看龚老师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身后居然站在两个小男孩。

这两个小孩子长得十分的特别,别人家的孩子的脸蛋一般都是红嘟嘟的,非常可一爱一。他们却是一副铁青的脸色,龚老师无论走到那里,他们就跟到那里,而且一直盯着龚老师看,眼神里充满了怨恨。

“你们是谁?”趁着龚老师和我一妈一一妈一聊天之际,我悄悄的问那两个小男孩道。

那两个小男孩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用手指指了一下龚老师。

“你们认识龚老师?”我又问道。

他们点了点头,目光变得愈加凶狠。

我本想开口问龚老师,这两个小男孩跟你是什么关系,但是却被一妈一一妈一用眼神制止了,

“为什么?”我低声问一妈一一妈一道。

一妈一一妈一没有理睬我,而是不动声色的对龚老师说道:“龚老师,请恕我冒昧问你一句,你生过孩子吗?”

“没有!”龚老师摇摇头说道。

“那流产呢?”

“这……”龚老师被一妈一一妈一这么一问,竟然低下了头,“流产过两个!”

“呜哇哇……”那两个小男孩听见龚老师说“流产过两个”,脸色变得异常的愤怒。他们冲着龚老师大喊大叫了一会儿,忽然一跳,跳到了龚老师的身上,张开嘴巴,大口小口地在龚老师的背上啃着。

龚老师明显受不了这两个小男孩的攻击,痛苦的呻一吟起来,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她额头上冒出来。

“听我说一句,龚老师。”我一妈一一妈一认真的说道,“你想以后还能怀孕的话,就必须给你流产的两个孩子按个神位,每逢初一十五都要给他们上香,不然的话你还是会想之前那样,怀孕一次就流产一次!”

“这样能行吗?”龚老师疑惑的问道。

“当然还不行了。”一妈一一妈一说道,“你还得到寺庙那里去,请那里的方丈为你那两个孩子做一场超度法事。这样才算圆满。”

“好吧!”龚老师点点头,答应了一妈一一妈一的要求。

那两个小男孩听见龚老师点头答应,这才从龚老师的身上跳了下来,并且向我一妈一一妈一报以感激的眼神。

“哪后来呢?”林芳丽紧紧的追问道,“你的那个龚老师和两个小男孩怎么样了?”

“龚老师听从了我一妈一一妈一的意见,在家里为两个孩子设了神位,又亲自到寺庙里,请德高望重的方丈做了一场超度法事。一年之后,龚老师顺利嫁了人,并且生下了一个活泼可一爱一的女儿。”

“这么神奇?”

“这不是神奇。”表姐认真的说道,“这是因为我一妈一一妈一找到了龚老师的病因,开出了正确的药方所造成的结果。我一妈一一妈一后来跟我说了,我在龚老师身边看见的那两个小男孩,正是龚老师流产掉的孩子。他们因为无法来到这个世界上,对龚老师怀有极大的怨恨,于是变成了婴灵,死死跟在龚老师身边,折磨她,令她肚子里面的胎儿流产。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只有设神位,做法事。而自从那之后,我对我一妈一一妈一完全佩服,决定继承她的衣钵。”

“徐聪,你听见了没有?打掉孩子是不好的。”林芳丽转过身来对我说道,“我们也和表姐的龚老师那样,为我们的孩子设个神位,然后到寺庙去请和尚为他做一场超度法事吧!”

“这有什么好做的?”我不满地说道。

“为什么不做?”林丽芳反问道,“难道你也想我跟龚老师那样,被自己的孩子天天折磨,甚至不能生孩子吗?”

“丽芳,你别听表姐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说道,“什么鬼魂,婴灵,全是不存在的东西!丽芳你想一想,要是每个四个月大的胎儿流产之后,都会变成婴灵,那全中国不知有多少父母会像龚老师那样,出那么多问题!但是事实上呢?我一个也没听说过!”

“小聪,话可不能这么说!”表姐不满地说道,“有道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种事情,你还是相信一下比较好的!”

“我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材生,为什么要接受这种封建迷信思想?传出去岂不是让我的同学笑话?”

“徐聪!”林芳丽轻轻地拉着我的手说道,“你就不能为了我,屈就一下自己呢?”

“我就是为了你,才不能做这种事情。”我说道,“丽芳,你跟我一样,都是大学生,我们要是真的像龚老师那样做的话,你以后怎么去面对你的那些姐妹啊?”

林芳丽还想继续劝说我,但是表姐却立马叫住了她:“算了芳丽,我的这个表弟我最清楚!他是个无可救药的偏执狂,他一旦认准了的事情,便是十头牛也拉不动的。”

“表姐你说得对。”林芳丽无奈地说道,“我认识他这么久,已经不止一次领教过他这种脾气。”

于是事情就在我的强烈反对之下,不了了之。而我和林芳丽之间的感情,并没有被这件事情所影响,因此毕业后的第二年,我们便走进了婚姻的神圣殿堂。

这一天,我刚从单位回到家里,林芳丽皱着眉头走到我的跟前,向我抱怨道:“聪,我这几天有点不舒服。”

“你哪里不舒服,有没有看过医生啊?”听见自己的妻子说不舒服,作为丈夫的我当然十分的紧张。

“没有。”林芳丽摇摇头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吃东西都没有胃口,老是想作呕而已。”

“不是吧,这么严重你都不看医生?”我如临大敌似的说道,“不行,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

我说着,立马放好了行李包,衣服也不换,就带着林芳丽来到老同学佟工工作的医院里。

佟工仔细检查了林芳丽一番后,笑着对我说道:“老徐,看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什么?”我大吃一惊道,“做心理准备?是不是我的妻子患了绝症?”

“徐聪你这小子,几年不见,还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佟工笑着说道,“我是在说,你要做当爸爸的心理准备。”

“你这家伙,这种玩笑是能开的吗?”我假装不满地说道,“你说我要当爸爸,是不是说我妻子怀孕了?”

“废话,这还用问吗?”

“那太好了!”我高兴得一下子将林芳丽拥抱入怀,不停的亲一吻着她的脸颊,亲得她很不好意思。

“不过呢。”佟工一脸认真的对我说道,“你要注意一下你妻子的心理健康问题,现在很多孕妇都出现了产前抑郁症。”

“这个不用你说,我都会注意的。”

走出门诊室的大门,我依旧十分的兴奋,不停的对林芳丽说要买这个买那个。林芳丽一边认真的听着我说话,一边含笑着对我说道:“你说的这些是不是太快了?你的老同学可是说了,我才怀孕一个多月而已。”

“未雨绸缪嘛!”我说道,“毕竟我们都是第一次当爸爸一妈一一妈一,我们的父母又不在我们的身边,所以最好就是什么都预先作好准备,以免到时手忙脚乱。”

“我说不过你了。”林芳丽笑道,“我想上个洗手间,你这里等一下我,好吗?”

“没问题,不过你可千万要小心!”

“我会的。”

我百无聊赖的坐在医院花园的石长凳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我看着看着,忽然发现在距离我大约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年纪大约只有四岁,长得非常可一爱一的小女孩,在笑嘻嘻的看着我。她的衣服看上起有些古旧,应该是从农村来的。

小女孩似乎非常之大胆,在和我对视了一分钟之后,竟然直接向着我走了过来。

“小妹妹,你在等你爸爸一妈一一妈一吗?”我见那个小女孩长得实在太可一爱一了,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那小女孩拼命的点点头。

“那你的爸爸一妈一一妈一在哪里啊?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们的。”

那小女孩突然脸色一变,黑着脸,眼神露出似乎想杀人的目光。

“就是你!你就是我的爸爸!”小女孩冷冷地说道。

“我?我怎么可能是你爸爸呢?”我被那小女孩的变化给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向她解释说道。

可是当我真的站起来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却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我汗流浃背地说道,“哪个小女孩怎么会突然之间不见了呢?”

“谁不见了?”林芳丽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了起来。

“没,没什么?”我连忙说道。刚才佟工跟我说了,林芳丽街在这个阶段很容易患上产前抑郁症,所以这种诡异的事情我认为不能告诉她,于是撒了谎,“我刚才和一个朋友打电话,他说他家的小狗不见了。”

“原来是这样。”林芳丽喃喃地说道,“小狗不见了,可以重新再买一只啊!”

“我刚才就是这么跟他说的。”我说道,“芳丽,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

我不知道的是,当我们离开现场以后,那个小女孩再次出现了,而且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们夫妻二人离去。

“爸爸!爸爸!快过来和我一起玩吧!”三岁的儿子站在公园的门口跟前,拼命的向我招手喊道。

“好的,爸爸这就过来!”我一边说,一边飞快的走过去,“儿子你不要跑这么快,公园里面人很多,那些人一个不小心就会把你撞到!”

“不会的!”儿子开心跑进了公园里面,蹦蹦跳跳地说道,“公园里的大人和小朋友都是好人,他们不会撞倒我的。不信你看!”

儿子说着,竟然向一辆缓缓驶过来的自行车撞了过去。骑自行车的那个人,似乎没有看见我的儿子,越骑越快,于是很自然地,我的儿子和他的自行车撞上了。

儿子被自行车撞倒了之后,整个人顿时瘫在了地上,鲜血喷了一地,看上去伤情非常的严重。

“儿子!”我大惊失色,正要跑过去,将儿子一把抱起送去医院,可是当我想迈开步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双脚怎么动也动不了。

“怎么会这样?”我大吃一惊道。

我动不了,自然就不能走过去看儿子的伤情,只能眼白白看着他倒在血泊中。这时公园里许多人都主动围上去,替一我检查我儿子的伤势。一个模样看上去很像医生的中年人翻了翻我儿子的眼皮,摇摇头说道:“他已经死了!”

“什么?我儿子死了?不可能吧!”我不由得惊慌失措起来,暗中加了一把劲,企图让自己的双脚能够移动一下。但是很可惜,我即使拼尽了全力,双脚依旧纹丝不能动。

“这该死的双脚,你怎么就不能够动一下呢?”我忍不住开口骂道。

“呵呵!你痛苦吗?”正当我感到万分焦急之际,我在医院里见到的那个小女孩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只见她一脸讥笑地看着我,轻蔑地说道,“自己的亲生儿子死在你的面前,是不是觉得生不如死呢?”

“这还用问吗?”我开口骂道,“你要是死了的话,你爸爸一妈一一妈一会跟我一样的痛心!”

“你骗人!”那小女孩突然暴怒道,“我死的时候,你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什么,难道你是……”

“没错,我就是你那死去很久的女儿!”小女孩恶狠狠地说道,“我告诉你,你既然亲手杀死了我,那我也不会让我的弟弟来到这个世界上!”

“不要——”伴随着我的一声大吼,我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怎么了,聪?”林芳丽打开一一床一一边的台灯,关心地问我道,“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是的。”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说道。

“是不是我怀孕了,导致你压力过大呢?”林芳丽继续问道。

“没!没这回事!”我连忙说道,“芳丽你不要想太多!”

“我不会想太多,我只担心你会想太多!”林芳丽忧心忡忡地说道。

“不会的,过几天我就会好起来的,睡吧!”

“好吧!”林芳丽关了台灯,在我的额上亲了一口,然后睡了。

我睁大双眼,痴痴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怎么样也睡不着。

我当然睡不着了,因为这已经是我第四次做同样的梦了。

那个小女孩到底是谁,为什么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我的眼前,并且喊我为爸爸呢?

“也许她上一辈子是我的女儿,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投胎,所以这一辈子又过来找我吧!”我心里自嘲道。当然,这只是我开的玩笑,我连鬼魂都不会相信,又怎么会相信前世今生这种荒诞不经的事情呢?

这天我刚下班回家,看见房间看见房间散乱的放着许多婴儿用品和玩具,于是对林芳丽说道,“你不是说买这些东西为时过早吗?怎么现在反而一下子买这么多婴儿用品和玩具?”

“这些东西都不是我买的,而是我爸爸一妈一一妈一从国外邮寄过来的。”林芳丽说道,“他们听说我怀孕了,非常的高兴,于是买了一些东西寄回来。”

“是吗?那也不用这么多吧?”我哭笑不得地说道,“这么多东西放在这里,我连站个站着的位置都没有。”

“你知道就好。”林芳丽瞪了我一眼说道,“哪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帮我收拾好它们!”

在林芳丽的指导下,我将岳父岳母送来的东西全部放在书房里。说是书房,其实里面已经被我们改造为婴儿房,里面摆放着许多婴儿专用品,就连墙上,都贴着大幅的婴儿画像。

正因为婴儿房有太多东西了,所以为了能够腾出足够的空间来摆放物品,我将部分婴儿玩具放在了婴儿一一床一一里面。

“终于大功告成了!”我放好东西后,立刻走出去向林芳丽表功,连房灯都没有关,“老婆,东西我已经放好了,有什么奖品啊?”

“奖品,当然有了!”这时林芳丽端着两碗猪骨熬黄豆汤出来,她听见我的问题,没好气地说道,“我就允许你多喝三大碗猪骨熬黄豆汤,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

“老婆,我开玩笑而已,你用得着那么认真吗?”我从林芳丽的手中接过汤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俏一脸说道,“这猪骨熬黄豆汤还是你多喝三大碗吧!毕竟现在你不仅要吃自己一份,咱们儿子的那一份,你也要吃!”

我这样说,自然是为了哄林芳丽开心,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这句贴心话,竟然引发了奇怪的事情。

先是婴儿房的房灯,在我说到“咱们儿子”这四个字时,突然“啪”的一声自动熄灭了。紧接着,婴儿房里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杂音,好像有人在里面搞破坏似的。等我一脸狐疑的走进里面观察时,发现原本放在婴儿一一床一一里面的玩具全部散乱的掉在地上。

“奇怪!我不是已经将玩具放进婴儿一一床一一里面吗?怎么还在地上呢?”

尽管我有满肚子的疑惑,但我还是很快的将地上的玩具收拾好。

我本来还想看看房灯熄灭的状况,但是外面却突然出来林芳丽的尖一叫一声:

“啊——”

我吓了一惊,急忙冲了出去,发现林芳丽竟然昏倒在了地上。

她昏倒在地上的姿势清楚无误的告诉我,她是被推人推倒在地上的。

但问题是,房间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又怎么会有人将她推倒呢?

眼下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思考这些问题了,林芳丽昏倒了,我首先要做的,就是第一时间送她去医院检查。

“佟工,我的妻子没有什么事吧?”佟工刚一帮完林芳丽检查完,我立即上前抓住他问道。

“没事,你的妻子只是受了一点皮一毛一伤而已,没有什么大碍。”佟工清淡描写地说道。

“哪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呢?有没有事啊?”

“你放心,孩子也没有事!”

“没事就最好了。”

我走到林芳丽的身边,有些心疼,又有些责备的说道:“你怎么能够这么不小心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林芳丽说道,“当时我本来刚喝完一碗黄豆熬猪骨汤,正想到厨房去再舀一碗,可是刚一站起来,身一体就好像背后被人退了一把一样,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前摔了一跤。”

“这么奇怪?”我皱了皱眉头道。

“就是这么奇怪!”林芳丽点头说道。她想了想,俏一脸突然凑过来,低声说道:“聪,你还记得我们读大二时打掉的那个孩子吗?”

“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事情来?”我不高兴地说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你还提它干什么?”

“不是我想提,而是眼下的情况,不由我不提。”林芳丽叹了一口气,幽幽的对我说道,“我自从怀孕之后,总感觉到孩子的灵魂一直在跟着我。”

“芳丽你不要吓我。你是不是摔坏了脑子,所以才说这些一胡一话?”

“我没摔坏脑子,我是认真的。”林芳丽认真的说道,“就拿这次意外来说吧,其实在我摔倒之前,我就已经感觉到有人站在我的背后。”

“哪只是你的幻觉而已。”

“哪婴儿房的事情,你怎么解释呢?”林芳丽瞪着我问道,“你明明说,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放好,怎么会突然之间一下子掉那么多东西到地上?而且掉东西,是在说我们孩子的过程中。”“巧合,一切都是巧合!”我连声说道,“婴儿房的东西之所以会掉下,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放好!”

“聪,你不要再逃避现实了。”林芳丽一脸严肃地说道,“这么多奇怪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已经足以证明,我们孩子的灵魂一直跟在我的身边。我也不瞒你说了,这段时间不仅仅是你在做噩梦,我也在做噩梦!”

“你也做噩梦?”

“准确一点来说,其实并不能算噩梦。”林芳丽说道,“我每次睡觉睡到半夜的时候,总会被一个非常稚一嫩的声音叫醒,我睁开眼睛之后,就会看见一个年纪大约只有四岁,穿着古旧衣服的小女孩趴在我的被窝上,用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指着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冷冷地说道:”一妈一一妈一,你听好了,我一定会让弟弟死在你肚子里面!“

”不是吧!这么恐怖?“

”不是恐怖,而是赤一一裸一一裸一的警告!昨天晚上我做梦的时候,她对我说,三天之内,一定要弟弟死掉!“林芳丽说到这里,开始责备起我来,”一切都是你的错,当初我们就不该打掉那个孩子,就算打掉了,听表姐说,帮孩子设个神位,做一场超度法事,也是可以的。但是你就是不相信!好了,现在孩子来追债了,你说应该怎么办?怎么办?“

”芳丽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我见林芳丽越说越激动,生怕她会像佟工说的那样,患上了产前抑郁症,于是不断的安慰着她,”芳丽你放心,我一定保护好你,还有我们的孩子,一定会!“

为了让林芳丽的情绪能够恢复平静,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决定暂时别睡,坐在一一床一一边陪伴着她。

在我的不断安慰之下,一直激动生气的林芳丽终于睡着了。

看着睡得又香又甜的小娇一妻,我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愿老天爷保佑,我的妻子和孩子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我向来都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已经把我的一精一神折磨得非常衰弱,为了让自己有足够的一精一力去面对接下来的问题,我唯有向那个虚无缥缈的老天爷祈祷。

我祈祷完之后,忽然感觉到喉咙有些干,于是离开睡房,走到客厅里,打算倒一杯水喝。

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

我倒水的时候,原本紧闭的厨房门突然悄无声息的自动打了一个小小的缝隙,紧接着里面的灯光忽然一闪一闪的,看上去相当的诡异。

诡异的场景,看得我的头皮在阵阵的发麻,但是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我还是大胆的将厨房的大门彻底推开,并且顺手将厨房的灯光打开。

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之下,我看清了厨房的一切。

厨房的一切都很正常,除了放在角落里的冰箱。

冰箱的门是打开的,但是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关灯睡觉之前,亲自到厨房看过,冰箱的门是关得好好的。

尽管情况有点不正常,可我的心思由于还在睡房里的林芳丽那里,所以并没有在意,将冰箱的门关上之后,准备转身走出去。

然而当我转过身之后,我的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寒气,回头一看,冰箱的门竟然还是开着的。

这时我不敢再大意了,关上冰箱的门后,匆匆往睡房那里走去。

我走进睡房后,发现林芳丽竟然不在大一一床一一上。

”老婆!老婆!“我慌忙跑出睡房,不停的大喊呼喊,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我惊慌失措起来,将房门逐一逐一的打开。

当我准备打开浴一室的大门时,我猛地发现,这大门是反锁的,而且里面传来了林芳丽微弱的声音。

”老婆!“我大吼一声,一脚将浴一室大门踹开。

浴缸的水龙头在”哗哗“不停的流着水,而林芳丽则睡在浴缸里面,水,已经彻底将她淹没了。

”老婆!“我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一下子扑在浴缸边上,将林芳丽抱了上来。伸手探了探她的鼻子,非常幸运,她的呼吸还在。

”哗啦!“正当我感到庆幸之际,洗漱盘的镜子突然炸裂了开来,一个小女孩的影像慢慢的在炸裂了的镜子浮现出来。

那小女孩正是一直喊我为爸爸的那一个。

她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恶狠狠地对我说道:”这一次算你们走运,但是你要记住,我一定会杀死一妈一一妈一肚子里面的孩子!“

小女孩说完后,就从镜子里面消失了。

”不行了!“我嘴唇发一抖地说道,”这世界真的有鬼!我得回去乡下,找姑一妈一和表姐一趟了!“

”姑一妈一,表姐,这一次你一定要帮助我啊!“我低声下气地说道,”你们如果不帮我的话,我和方丽,还有方丽肚子里面的孩子,都会被鬼魂折磨死的。“

”被鬼魂折磨死?“表姐冷笑道,”呵呵,你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迷信,竟然相信起鬼神之说来?“

”表姐,拜托你不要拿我开玩笑好不好?“我焦急地说道,”我现在都这样了,你作为我的表姐,怎么能够幸灾乐祸呢?“

”谁叫你以前不相信这些东西呢?现在好了,招祸了吧?“表姐气鼓鼓地说道,”你现在所遇到的事情,都是你自作自受!“

”好了好了!是我自作自受,这样总行了吧?“我说道,”表姐,你快点想办法帮帮我吧!“

”不帮!“表姐将头摇得如同拨一浪一鼓,一逼一得我差点哭了起来。

这时姑一妈一主动开口道:”好了小依,不要再吓唬你表弟了。“

她训斥完表姐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香囊来,递到林芳丽的手上:”喏!这个送给你们防身。“

”谢谢姑一妈一!“林芳丽正想接过,可是她的手刚一碰到那个香囊,立刻像是触电一般,将手缩了回来,由于她的动作过猛,使得那个香囊从姑一妈一的手中掉在地上。

”姑一妈一对不起。“我连忙说道,”芳丽她怀了孕,反应慢了很多!“说着我俯下一身去,想将那个香囊捡回来。

但是当我碰到那个香囊的时候,我却和林芳丽一样,像是触电一般,将手缩了回来。而在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林芳丽会接不到那个香囊。

因为那个香囊,如同开水一样的滚一烫。

”怎么样?“姑一妈一笑吟吟的对我说道,对我们夫妻俩的反应一点也不感觉到吃惊,”是不是觉得这个香囊很热?“

”姑一妈一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了,因为我放了一样东西进香囊里面。“

姑一妈一俯下一身去,将香囊捡了上来,并且将它打开。里面,是一道道家灵符。

”这是我用自身道力画出的道家灵符。“姑一妈一向我们介绍说道,”所以对于被鬼魂缠上了的人来说,这道灵符会让他们非常不舒服,简直就像是被开水烫过一样。“

”这样啊!“听了姑一妈一的话,我开始感到这一趟没有白来,”这么说,姑一妈一你有办法对付缠绕着我们的那只鬼魂?“

”办法有是有,不过你们要冒险。“

”冒险?“

”是的。“姑一妈一说道,”你们应该知道,缠绕着你们的,并不是普通的鬼魂,而是几年前被你们打掉的孩子的灵魂,婴灵。这婴灵由于憎恨自己的父母杀死自己,所以怨气非常之大,也比较难对付。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以你们作诱饵,引一诱他现身,然后打开鬼门关,叫黑白无常上来,带他下去一陰一曹地府。“

姑一妈一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说得我和林芳丽头昏脑涨。不过好在,我们很快就知道了姑一妈一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晚上的时候,姑一妈一带着我和林芳丽来到她的房间里。房间的正中央放着一幅巨大的太极图,周围插满了蜡烛。

”现在我就要开始作法了。“姑一妈一对我们说道,”你们要记住,等一下我开始作法的时候,你们要闭上眼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睁开,明白吗?“

”明白了!“我和林芳丽异口同声地说道。

于是姑一妈一让我们坐在太极图的边上,等我们合上眼睛之后,她就开始念起咒语来。

”天灵灵,地灵灵,一陰一一陽一二路见鬼灵!人留在,开鬼路,鬼门关速速为我打开……“

姑一妈一念着念着,一股刺骨的寒风突然从地上刮起来。寒风过来,一阵呜咽之一声,由远及近,悠然的飘了过来。这声音对于我们来说,非常的熟悉,因为那是小女孩的声音。

姑一妈一接下来的话进一步证实了我的猜测,只听得她说道:”小鬼,你的时辰早已经到了,是时候下去一陰一间报到了!“

”我不要!“小女孩蛮横地说道,”我要留在爸爸一妈一一妈一的身边!“

”不行!人鬼殊途,你不能留在爸爸一妈一一妈一身边,这会折损他们的一陽一寿!“

”这是他们活该!谁叫他们不要我呢!“

”他们不要你是你的不对,但是这不是你一直留在人间的理由!小鬼,听我一句劝,乖乖的到地府报到,否则我就叫黑白无常上来抓你下去!“

”那你就试试看吧!我倒要看看,你这个阿姨有什么本事!“

”哼!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天灵灵,一请大伯爷!地灵灵,二请二伯爷!“

姑一妈一一念完这句咒语,寒风再次突然平白无故的刮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并不是从地下刮起,而是从墙壁上。寒风过后,一阵刺耳的锁链拖地声音在我们的耳边响了起来。

”不要!不要抓我!“小女孩大叫道,”一妈一一妈一!一妈一一妈一!救救我!救救我!“

小女孩的叫一声非常之凄惨,以致坐在我身边的林芳丽全身开始发一抖起来。

很明显,她的内心在激烈的挣扎着。

”芳丽,保持冷静!不要睁开眼睛!否则这一切就会前功尽废了!芳丽,不要!“

随着姑一妈一的一声大叫,我不由自主的睁开了眼睛。

我睁开眼睛后,眼前发生的一切彻底改变了我的世界观。

两个头戴高帽,身穿长袍,吐着一条长长红舌头的家伙,正用一条又长又粗的锁链,拖着小女孩往墙壁那边走。那两个家伙本来快要成功的,可是当我睁开眼睛之后,小女孩似乎得到了一股神奇的力量,一下子将套在身上的锁链挣脱开来。

锁链一挣脱,她马上一头扎进林芳丽的怀里,消失不见了。

”糟糕!“姑一妈一失声喊道,”婴灵钻进芳丽的身一体里面了!“

”不是吧!“我惊叫道,”那你请来的黑白无常呢?“

”我们没有办法。“那两个怪家伙含混不清的说道,”我们要是强行从你妻子身上拉走婴灵的话,你妻子的灵魂也会被我们拉出来,从而呜呼哀哉!“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大声吼道。

”嘿嘿嘿!“林芳丽被婴灵上了身后,脸色一变,变得如同那个小女孩一般。她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剪刀,慢慢的往肚子里插了过去。

”不要!“林芳丽忽然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乖女儿,不要这样好吗?一妈一一妈一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你的亲弟弟啊!“

”我杀的就是亲弟弟!“林芳丽此时又变成了那个小女孩的声音,”既然我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那他也不能!“

”不!女儿你听我说!“林芳丽的声音再次占据了上风,”不是一妈一一妈一不想要你,而是那时候一妈一一妈一确实没有办法啊!乖女儿,你要相信,一妈一一妈一是一爱一你的!只要你肯投胎,一妈一一妈一一定还会选择你的!“

”我不信!“小女孩大声说道,”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你不相信的话,可以看看这个!“林芳丽竭力全力控制自己的身一体,慢慢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红头绳,”这是一妈一一妈一本来打算送给你的礼物!“

”礼物?一妈一一妈一送给我的礼物?“小女孩被林芳丽手上的红头绳给吸引住了。她慢慢的从林芳丽身一体钻出来,从林芳丽的手上接过红头绳。

小女孩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地掉起了眼泪。

”女儿,相信一妈一一妈一!“林芳丽竟然将小女孩拥抱入怀,”你再次投胎到一妈一一妈一的肚子里,一妈一一妈一一定会将你生下来的。“

”谢谢一妈一一妈一!“小女孩含一着热泪,离开了林芳丽,跟着那两个怪家伙消失在墙壁里。

他们一消失,房间立即恢复了正常。

”谢谢你,姑一妈一!“我走到姑一妈一的跟前说道。

”你不用谢我!“姑一妈一说道,”刚才那种情形,其实我是束手无策的。但好在,芳丽她用伟大的母一爱一,感化了婴灵。“

”所以我就说嘛,世上只有一妈一一妈一好!“表姐走进来说道,”对付婴灵的最好法宝,就是母一爱一!“

”没错,母一爱一就是婴灵最强大的克星。“姑一妈一说道,”不过小聪,你要记住,以后不要再做堕胎这种事情了,不然的话,你们还会遇到这种事情的。“

”我知道了,姑一妈一!“

几个月之后,我和林芳丽的孩子终于呱呱坠地了。孩子满月的时候,我写了这篇婴灵的故事,用以警示世人,千万不要轻易堕胎。

随机推荐也很赞

「鬼故事大全」永远在一起

不能接近的女人这片风景区只有一家叫“相守客栈”的旅馆。它掩映在林子深处,在参天的古木当中,像是一座豪华的坟墓。就在旅馆旁边,是一方断崖,青白的崖石像剑一样削出...

「鬼故事大全」引魂鸡

明天就是母亲的五七了,小玉躺在自家的一床一上叹了一口气。虽说花开花落,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小玉就是不能接受母亲的离去,一直以来她总认为死亡与自己无关,当母亲去...

「鬼故事大全」邻居是凶手

林海是个无业游民,每天无所事事的在租房里打游戏来消磨时光。因为钱不是很多,林海住的是合租房,四个小房间,厕所还是共用的,对于他这个单身汉而言没什么不方便。早上林海...

本文标签:  

如果您对本类型的鬼故事感兴趣,敬请移步到鬼故事大全频道阅读更多!

友情提示 |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信息。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此击一键举报

文章来源 | 本文由作者【鬼故事免费】整理发布于本站【鬼故事大全】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本站链接!

本文地址 | 婴灵的故事 https://www.029jtc.com/daquan/guigushi_2334.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大家还在看

栏目导航
合作伙伴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