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师:超吓人的民间恐怖鬼故事大全,真实灵异事件合集,带你开启恐怖的午夜之旅!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标签列表

鬼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 精神病人

精神病人

作者:系列鬼故事 来源:最新鬼故事 发布:2个月前 (更新时间:2021-07-13 16:15:01) 栏目: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热度:

阅读提示

您即将阅读的是由系列鬼故事整理并发布于本站的一则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截至目前,本文已被阅读284次,其中120人觉得故事很赞,25人觉得一般般。 本故事全文共5194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您做好开启这段恐怖之旅的准备了吗?

每日一吓:一句话的恐怖鬼故事段子

她在看恐怖片,隔壁忽传来三下敲墙声,她吓一跳。是她邻居,他喜欢吓唬她,曾试过来电话扮鬼,她恼怒地敲墙报复。那边有回应,她觉他孩子气再也不理。半小时后敲墙声消失。第二天,警察在隔壁进出,他死在入屋强盗手里。她终明白那敲墙声意义。这夜她独自流泪,突然隔壁又传来三下敲墙声。 故事讲完了,你、看懂了吗?!

精神病人

吃药并没有让我的症状有丝毫的减轻,但副作用却让我感到难以坚持下去了。我那美貌的新婚妻子,似乎是想让我好受一点。她打开昏暗暧一昧的床头灯,穿着黑一丝内一衣,轻轻地滑一入了我的被窝。她娇一嫩的手指在我身上游走着,她温一热的呼吸带着甜味,她潮一湿而又柔软的双一唇在我敏一感的地方一吮一吸,那柔软的秀发散发着阵阵清香,她的肉一体曾让我多么着迷,但现在,我却全无心思享受。

我轻轻地推开她,告诉她我很难受。她“哦”了一声,从我的身上爬了下来。我侧转过身,背对着她。我能听到她沉重的呼吸慢慢地变成了一抽一泣。

我转过身想安慰她,她却将我一把推开。我坐起来想用手擦去她的泪水。却惊恐地发现她苍白的脸布满了紫色斑点。我慢慢地翻过她的身一体,她圆睁着大眼睛,额头上出现了一道裂纹。我伸手去摸她的额头,那裂纹突然扩大开来,整块头皮连着粉碎的头盖骨整个脱落,脑浆像豆腐一般涌了出来。

我吓坏了,尖一叫一声之后跳下了床。那一尸一体却坐了起来,用那双已经脱出眼眶的眼睛盯着我,问:“你怎么了?”

大家还在看:深夜请锁好门

从关切的语气上,我知道自己又见到了幻觉。尽避如此,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看着她犹如一具一尸一体的样子,以及满床的污秽,还有那令人窒息的一尸一臭。即使明知这是幻觉,也仍然觉得很恶心。

我连枕头都没拿,就去客厅外面的沙发上睡觉了。躺在沙发上,我彻夜未眠。我不明白为什么病魔会突然降在我的身上,我受过高等教育,尽避也吃过些苦,但我一直感觉自己生活的很幸福,而且我也没有家族病史,遗传的因素也是不可能的。

胡思乱想了一整夜,但第二天,生活还是要继续。我刮干净了胡子,穿上新买的衣服,好尽量让自己显得一精一神些。

外面一如既往的拥挤,由于车辆间距很小,我小心谨慎地轻踩油门。快到公司的时候,我看到了一辆眼熟的轿车,他打开车窗,我赫然见到一具白色而残缺的骷髅。他在向我挥手致意。正在我处于极度的恐惧中时,却听到那骷髅对我友好地打招呼:“张总早!”

原来是公司的秘书小刘。我松了口气。

今天是周一,到了公司,我叫刘秘书组织大伙儿开了一个全体会。见到会议室里面坐满了一具具穿西服打领带的骷髅,一本正经地讨论着新的企划案,我不禁微笑摇头,这可真是一出喜剧。我强压着自己的微笑,不禁想起人事经理向我吹嘘的,他那种能看人看到骨头里的洞察力。我想:这有什么难的?现在我是真的把人看到骨头里了。

会议结束后,我的刘秘书来办公室帮我整理文件。她弯腰低头,埋头于文件中时,我盯着她的骨头看。她的骨架匀称娇一小,如果能看到她的脸,谁都会认可她是一个美人。我当初高薪请她来,也正是看重了这一点。没想到现在只能看到她的骨骼了。

突然我发现,在她的锁骨处,有一条细细的裂纹痕迹,像是骨折后又重新愈合上了。她似乎注意到了我正在观察她,她急忙用手遮住领口,站直了身一体。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脸红,也不知道她做出了什么表情。我既不在乎,也不担心。因为我问心无愧,我除了骨头,什么也没看见。

可能是看我毫无悔意,她说:“要看回家看你老婆去!”

我却全没有搭理她,而是问:“你的锁骨断过?”

她像是没反应过来,愣了两秒钟,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我问:“从外表看得出来吗?有皮外伤吗?”

她说:“你看不见吗?当然没有。是摔伤的,但是骨头断了,从外面看不出来的。那时候可疼死我了……”

她后面的话我没有听到,因为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见到的其实并不是幻觉,而是我有了特异功能,我的眼睛变成了x光。

但是如果是x光,为什么我看不透衣服呢?如果我只是能看透衣服,该多好。

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刘秘书已经坐在了桌子上。这次我看到了她的脸,而不再是她的骷髅。她红着脸对我说:“今天晚上我想找个人陪我喝酒,你有空吗?”

我一揉一了一揉一眼睛,看到她那可一爱一的表情,我不好拒绝,就点了点头。她灵巧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猫着腰指着领口对我说:“来,再让你看一眼,好让你想我一整天。”

我苦笑,药物的作用早已让我变成了无能,即使看见全一裸一的美人也无法让我动一点念头。现在我对女人已经是全无欲一望,但我还是给了她一点面子,用眼睛瞄了一下。

临下班,我对她说:“今天晚上要见一个客户,回有空再说吧!”

她有点怀疑地看着我,问:“真的假的?那就改天吧!”

我听这语气感觉她就像是我的妻子,而我在欺骗她,偷着跟别人去偷一情一般。

连续几天没有再见到幻觉,或者说没有再出现超能力,我的心情好了很多。于是,我将一精一神医师开的药给偷偷扔掉了。

结果没几天,我就又见到了幻觉。那天我刚摆脱了药物副作用的困扰,开始重新对女人感兴趣。就在我即将与我那美丽的妻子完成好事的时候,幻觉又出现了。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我的身上,正在忘情地扭一动着躯体,我害怕她不高兴,于是我闭上了眼睛,强忍着一尸一臭,强迫自己与她完成了交一合。

当我睁开眼睛时,她那破碎的头骨正依偎在我的肩膀上。我马上紧闭上眼睛,觉得自己就像是在一奸一尸一。

我轻轻地推开她,对她说:“我尿急,去下厕所。”但她不愿意,紧紧地抱着我,我实在忍不住恶心,急忙挣脱开,跑到厕所呕吐了起来。

她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说:“可能是副作用吧。”

我与她回到床上,看着床上的那滩污秽,我一闭眼,就躺了下去。

突然我看到在她的头盖骨上,有着一小块绿色的碎片。我仔细看,竟然是一个涂了绿漆的铁片,深深地插一入了她的脑髓。

等她睡熟了,我偷着跑去了客厅。在沙发上,我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晨,公司刘秘书给我电话,对我说:“业务部经理今天带来了几个外国的客户,他们听说咱们最近的项目,很有兴趣,想跟你见一面。”

我说行。

到了公司,人们又都变成了骷髅。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显然我的超能力并不稳定,时有时没有,就像接触不一良的电灯一样。但令我吃惊的是,这几个外国人却并没有变成骷髅。

莫非他们对x光免疫?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对于他们的谈话,我倒是全无兴趣了。这时,一个外国人推门进来,他笑着用英语说:“对不起,我刚去了一下洗手间,错过了刚才的谈话。”我心里想:其实我也是。我随即站起来与他握手。他自我介绍说他是工程师,名叫杰克,自我介绍之后,我请他落座。

当他坐下时,我突然发现这个人脸上像是肿了一样,紧接着他的眼睛、耳朵、鼻子都流一出了血。我紧一咬牙关,告诉自己这都是幻觉,强迫自己面带微笑地坐下。

我借口这个人没听见刚才的谈话内容,让他们将刚才的话题重复了一次。末了,他们临走时,我问:“你们怎么安排在中国的行程的?也许我可以帮助你们做一些事情。”

那几个老外说:“非常感谢,但不必了。我们要立即回国。”

只有杰克说:“我可能需要一些帮助,我要坐飞机去吉林,见我大学时一个要好的朋友。”

我立即叫人给他定吉林那边的宾馆,并买好了买机票。他很感激地冲我微微一笑。这时,他的脸变成了黑色,就像是被火烧过一般。

我急忙低下头,冲他挥了挥手,转身就走。我听见他在我身后用英文说:“很酷的一个人,我喜欢他。”

我心想,我并不是在耍酷,我是不愿意抬头看你那恶心样。

第二天公司没什么事情,中午我就回到家,强忍着一尸一臭,把老婆做的午饭都吃掉了。我一边吃,一边想:也许我就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一辈子了。一想到这,我立即感到一种悲哀,以至于产生了绝望的窒息感。

我默默地收拾好碗筷,回到自己的书房。我拿出了一根雪茄,雪茄浓烈的香气掩盖了满屋的恶臭,我在尼古丁带来的亢一奋中,开始思考未来的事情。

未来这个词,本身就已经让我陷入无限的沮丧了。似乎未来会永远如此了,因为我的身边没有什么东西不是带有恶心的恶臭的。我所喜欢的一切:美酒、女人、食物,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此时此刻,我觉得活着不会再有更多的乐趣。于是,我决定:尽快确定身后的事情,然后了结此生的一切烦恼。

突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接过电话,那边是刘秘书。听她的语气很是焦急。她说:“飞机坠毁了!飞机坠毁了!”

我此时正沉浸在自己的悲哀世界里,听到她的话,我很不耐烦地说:“关我屁事!”

秘书冲我吼道:“杰克在上面!”

我脑子一下就懵了,等我缓过神的时候,我急忙叫她打电话,问机场方面杰克有没有登机。秘书说:“遇难人员名单都公布了!自己去看电视!”

我说:“帮我跟杰克的家人取得联系,接他们家属过来,一切费用公司出。”

秘书说:“民航已经发出通知了,费用他们出。咱们只负责安排接待就行了。”我心想,这丫头,到底谁是谁的秘书?

放下电话,我开始琢磨这件事。不一会儿,我又打电话问刘秘书:“上回来了那么多人,剩下的那些人呢?”

刘秘书说:“那些人早就回到美国了,此刻应该刚下飞机。”

我很想思考一下这些事情,将混乱的思维理顺,但屋子里实在太臭,我下楼去了门口的花园。花园靠近马路一边的围墙上,围着一群工人,他们正在更换一个广告牌。广告牌上是绿箭的广告,广告是绿色的。

我来回地踱步,看到公园里的老年人们有的正在下棋,有的正在舞剑,还有的在抖空竹。与往常并无不同,但是公园里却出奇地安静,完全没有往日的喧哗。

我仔细观察那些老人们,发现有的已经是腐一尸一,有的则是白骨,而极少一部分,是正常人。公园的广场中心,是一大片大理石铺成的空地。有几个孩子在上面滑旱冰。孩子们都很健康,红扑扑的小一脸上都是汗水。在他们身边喊口令的,应该就是他们的教练了。

我转过头看看那些老年人,不禁摇头叹息。我想:人生不过几十年,从一个孩子变成老人,中间要经历多少事情,经历的这些事情是无法确定的,因为这些孩子长大后会成为各种不同的人。但是不管这些孩子将来成为什么人,他们终究会变成老人,最后尘归尘,土归土。

想到我自己现在所面对的事情,我突然觉得,也许事情并没有什么可怕。想当初我自己一个人拿着借来的五十元钱创业的时候,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做生意亏了,被人追债过年不敢回家,很多时候我都要放弃了,但咬咬牙抱着最后一搏的想法去拼,结果就硬是挺了过来。任何困难都应该有解决的方法,只要没有像杰克那样死去,就总有一线希望。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死才是不能克服的困难。

想到这里,心情好了很多,我又挪动了脚步。

渐渐地,我觉得心情好了许多。这时,我举头望天,看到了几块方形的白云。我咧着嘴笑了笑,心想什么时候白云也变得这样幽默。或者,我想:这也是幻觉吧。

但是,那几个孩子也停了下来。他们指着天空,高兴地喊道:“冰糖!冰糖!”一个稍大点儿孩子则喊道:“方糖!冲咖啡的方糖!”而女孩子则喊:“是方块棉花糖。”

听到孩子们的话,我觉得自己看到的云似乎并不是幻觉。我又看向天空,天空的正中间,竟凭空出现了一条白线,由南向北将天空割裂成了两半。这白线就像是喷气机留下的白烟一般。但是我亲眼见到它凭空出现的,周围并没有任何飞机。

我用手机拍下了整个过程。这天是2011年11月8日,时间是下午两点半。看了时间,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小孩子。因为我所在的城市,小学生周二下午没有课。

在我回家的路上,我突然觉得公园太安静了,安静得不像话。似乎比以往少了一些东西。看到地上一一团一团一的黑蚂蚁,我这才意识到:是知了!也就是蝉!

数不尽的蚂蚁围着知了的一尸一体,将其肢解。公园的树下,全是这样的蚂蚁群。而树上的知了却像自一杀一般,仍不断地从树上飞下来,它们太多了,甚至很后来的多知了落在地上,蚂蚁都不再理睬。

而且,平时在树枝上鸣叫的鸟儿也不见了!

这天夜里,我所在的小区满是黑雾般的飞虫,蚊子竟然飞到了高层楼房里面。按说它们平时是飞不到这么高的地方的。最令人吃惊的是:它们竟然吃斋念佛,不再叮人饮血了!

深夜,小区里的流一浪一猫组织了一场大合唱,而小狈们则学着狼的声调狂吠了一整夜。

这些烦人的事情让我一一夜无法入睡,在临近天亮的时候,我突然就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我急忙从床上跳了起来,赶快去穿衣服,因为时间不等人,我必须赶紧采取行动!我起床的声音吵醒了妻子,她坐起来用恐惧的眼神望着我,好像我是一个疯子。

早晨,我驱车去上班。办公室的人见到我都不再说笑,可能是看出了我神态的异常。我通知秘书:把所有人,不论是主管,还是普通的办事员,业务员,都叫到大会议室里,下午一点,必须到场。

刘秘书说:“你疯了吧?公司上下三百多人,都叫来?”

我说:“那么大的会议室,闲着也是闲着!不用干嘛!”

她带着一副不可理喻的神情离开了。坐在办公室的椅子里,默数着时间。不到一分钟,外面就传来了如鼎沸一般的喧闹声。各级主管在拼命地打电话,取消一切已经预订的活动,并召集在外办事的办事员、业务员回公司。一小时后,喧闹声渐渐平息,我打电话叫秘书进来,问:“都能到吗?”

她沉着脸说:“都能。”

下午一点,办公室里聚集了三百多人。我盯着他们挨个儿地看,他们也一声不响地看着我。点名结束,我把那些已经变成腐一尸一或白骨的员工都挑了出来。然后让秘书记下了他们的名字。

随后,我说:“散会。”

秘书回来对我说那些人吓得脸都白了。我问为什么。秘书没说话,自己走了出去。过一会儿,她推开门说:“但愿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但愿你不是烽火戏诸侯!”

我对她说:“你要知道你是我的秘书,做事情不要太自以为是。”

她却说:“你自己不也是很自以为是吗?”

我憋她的火气已经很久了,我瞪了她一眼,说:“咸吃萝卜淡一操一心!”

我想她一定是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但我看不到。

下午四点多,快要下班的时候,秘书敲门进来对我说:“上次公司丢的两台笔记本电脑,被人送回来了。那人放下电脑就跑了,有人追过去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有人要他帮忙送回来的,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跑了。”

我听了只有摇头苦笑。

几分钟后,秘书又推门进来了,递给我一个信封,压低声音说:“策划部的员工,集体检举策划部经理受贿,这是检举信。”

等秘书走,我苦笑着把信一揉一成一一团一,扔到了纸篓里。

下班时间到了,我拿出车钥匙准备下楼取车。结果发现员工们都没走,他们都在埋头加班。而平时,他们在差五分五点的时候,就已经收拾好东西等着打卡下班了。我摇着头,走向电梯。这时业务部经理追了上来,钻进电梯对我说:“张总,上次出差我多报了一万块钱。”

我有点吃惊,因为我平时是那么的信任他。

他见我不太高兴,说:“我明天就把钱还回来。”

我说:“不用了,这事情就算了,我也不想追究了,以后努力工作就行了。”

晚上我还接到了几个短信,有的承认自己发展了办公室恋情的,有的承认自己简历造假的,还有的打电话痛哭流涕表示改过自新的,我甚至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犯过什么错。我决定明天找人力经理谈一谈,问问他跟我吹嘘的能把人看到骨头里的本事,怎么那么不堪。

所以如果只是看情节的话,会觉得比较平淡。没关系,第二个故事会更匪夷所思一些!希望你能喜欢!

楼主:sinwa一vq回复时间:2010-12-2816:32:00返回65楼

结果第二天一早,人力经理就来短信说:“我生病了,正在医院挂吊瓶。”

我叹了口气,然后仰天哈哈大笑。妻子问我这是发什么神经,我说:“没事,我觉得自己病全好了,却有点不适应。”

她那脱落的眼球转了几下,似乎更加担心了。在她眼里,我现在已经疯了。

我“哈哈”一笑,说:“没事了,别担心。”

就这样过了几天,直到周一晚上,我拨打电话给秘书:“明天下午一点整,公司所有人在我家门口的花园集合。凡是迟到、缺勤的,一律停发工资。凡是有家庭的,必须带家庭成员前来,凡是不来的,扣发年终奖。带来家人的,每人奖励一千元。带来的家人越多,奖励越多。”

秘书对我说:“你神经病吧?明天工程建设公司的人要过来,要跟你谈建设厂房的事情。”

我说:“告诉他们别来了,我烦他们!瞧他们把咱们的办公楼盖成了什么样子!”

紧接着我打电话给我的司机,要他接我的所有亲戚来我家。尽避他们满心的不高兴。但是由于我说来了就给钱。他们还都是来了,一到我家,我就安排他们住下了。我告诉妻子:“明天中午带他们去花园,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如果有人不去,以后就别想托我办事。”

我还特别嘱咐她:“千万别靠近花园靠近路边的那个广告牌,就是那个绿箭广告的广告牌。”

安排好了一切。我走向了市政一府。结果当即我就被他们以散布谣言罪给抓了起来。我万万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无奈地在看守所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我知道,事情一定是发生在2011年11月15日的下午,因为那天是星期二,下午孩子们没有课。

2011年11月15日,下午一点十五分,看守所里的警察正在看电视,午间新闻里面有一个地质专家用极其诚恳的语气说:“近期民间有谣言,说会发生地震,这纯属谣言……”

我心里骂道:“这群自以为是的家伙!”

一点十六分二十九秒,大地开始剧烈晃动,事后得知,这场地震的震级达到了里氏九级。我被强烈的晃动掀下了床。我抱着头,在地上被震得犹如筛上之糠。我非常气愤市里面的官员没有听我的警告疏散人群。但我也很庆幸,因为我拯救了身边的人。

看守所的房间倒塌了,我从看守所走了出去,没有受到任何阻挠。我甚至还大摇大摆地走到了保管室,取回了自己的手机,与衣服。

我想给妻子拨打电话,但是电话无法接通。我环视四周,到处都是火灾与烟雾。昨天还繁荣的城市,今天已经变成了断壁残垣,震级如此之大,以至于连有国徽的建筑也倒塌了。我快步跑向家的方向。一路上都是燃一烧的车辆,路上的人灰头土脸,围着一排排盖着白布的一尸一体,辨认自己的亲人,不少人见到亲人的一尸一体后瘫倒在地。也有无数满身是血的人在搂着亲人的一尸一体痛哭。我宛如置身地狱一般。

在一片废墟之中,不少人跪在路上哭喊着:“快救人啊,快救救我孩子!”但路过的人神色匆匆,很少有人停下来。

我跑到了花园。花园里人山人海,周围得以及时逃脱的人,都聚集在这里。我高喊着妻子的名字,但没有人回答。我找遍了花园,却没有见到任何我认识的人。

我跑回家,大楼已经全部坍塌。我在一尸一体中搜寻着他们,但没有找到。

几天后,救援队从楼里挖出了他们的一尸一体。只有我的侄子因为躲在厕所里,幸存了下来。我问他,人们为什么没有去花园。他说,我的妻子在我走后,对他们说我最近一精一神不太正常,已经就医。医生判断是一精一神病。所以才会才把大伙儿折腾过来。

很快我找到了妻子的一尸一体,在她的头上,有一小块刷了绿漆的铁片。这个铁片是楼上一家的冰箱上脱落下来的。

我驾车驶向刘秘书家。我很想质问她为什么不集合公司的人。但是我只见到了她的一尸一体。

几天之后,无线通讯恢复了,我的手机接到了一封迟到的邮件。邮件上说:“张总,我想辞职。因为你现在变得越来越自大,越来越自以为是了,你的每一项决定都让我无所适从,我喜欢你,也试着接近你,但你是那么的冷若冰霜,难以接近。所以我选择离开。我没有帮你通知他们去花园,因为我认为你的决定是不可理喻的,照此下去,你必然失去所有人的支持。所以我想给你留下最后一点尊严……”

我慢慢地走向公司。公司斥巨资建设的大楼已经坍塌。我所有的员工,已经被埋在了下面,无一幸免。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大楼的承建方,贪一污了工程款的三分之一。

而承建方的几个主要负责人,他们本来刚好想在周二下午来我的公司,以便说服我,让我将下一个厂房的建设工作,交给他们。而我拒绝了。这个指令,秘书却坚决执行了。我仰天大笑,直到笑出了眼泪。

从这件事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任何幻觉。但是我怀疑,之前我所经历过的一切,包括我的妻子,我的公司,我的一生,都统统是幻觉。由于我坚信这个合理的怀疑,所以我被送到了一精一神病院接受治疗。今天下午,我就将接受电击治疗。刚刚那个一精一神病专家过来对我的情绪进行了安一抚,他用极其诚恳的语气对我说:“这种疗法对你的疾病,有极好的疗效,你放心,电流很安全,绝对电不死人。”

随机推荐也很赞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邻居小杰

小杰是我的对门邻居,他姓张,名叫伟杰,但大多数人都知道他叫小杰,而不知道他的全名。今年他才十二岁,但在我们这里,却已经很有名气了。人们都仰慕他,追随他,把他奉作神...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张波敬的生意做得很大。这个城市到处都有他开发的房产。前不久,他在茶座认识了一个弹古筝的女孩,交往了一段时间,他被她深深迷住了。他一直试图把她弄到他的公司去,可是,...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1.江边的茶座是聊天的最好场所,雅致而安静,尤其在这蒙蒙细雨的天气里,别有一番味道。我的一个写手朋友,网名叫“半支烟”,坐在我的对面,此刻我们都出神地望着江边的...

本文标签:  

如果您对本类型的鬼故事感兴趣,敬请移步到鬼故事短篇超吓人频道阅读更多!

友情提示 |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信息。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此击一键举报

文章来源 | 本文由作者【系列鬼故事】整理发布于本站【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本站链接!

本文地址 | 精神病人 https://www.029jtc.com/dpcxr/guigushi_74.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大家还在看

栏目导航
合作伙伴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