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师:超吓人的民间恐怖鬼故事大全,真实灵异事件合集,带你开启恐怖的午夜之旅!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标签列表

鬼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纵火的小女孩

纵火的小女孩

作者:短鬼故事 来源:鬼故事书 发布:2个月前 (更新时间:2021-07-17 08:30:01) 栏目:真实鬼故事 热度:

阅读提示

您即将阅读的是由短鬼故事整理并发布于本站的一则真实鬼故事,截至目前,本文已被阅读153次,其中133人觉得故事很赞,24人觉得一般般。 本故事全文共2614字,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您做好开启这段恐怖之旅的准备了吗?

每日一吓:一句话的恐怖鬼故事段子

午夜十二点不能洗头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那时洗头会看见鬼…而是:十二点洗头会鬼附身…你洗的…根本就不是你自己的头… 故事讲完了,你、看懂了吗?!

纵火的小女孩

幸福商厦经过装修,重新对外招商了。我和伊莉租了个铺位卖服装。

那天,我们起个早去摆场子。走近我们的铺位,我蓦然发现,铺位边有一个小女孩。她坐在地板上,上身赤一裸一,下一身只穿一个小裤衩。

我们很惊讶。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早就在这里?我忙问道:“小朋友,你是哪家的?什么时候进来的?”女孩站起来,用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们。

说真的,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眼神!五六岁的孩子,眼神本应该很天真。然而从这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恐惧,是悲哀,是令人无法理解的幽怨。总之,她的眼神叫人感到冷,感到遥远而陌生。

大家还在看:衣柜里的女鬼

女孩看看我,又看看伊莉,从嘴里吐出两个字:“一妈一妈一──”

这一声“一妈一妈一”,叫得古怪,叫得一陰一惨,很像一只被捏住了脖子的猫,从喉咙里硬挤出来。我和伊莉吓了一跳,抬起头搜索,没有看见别的人。我们问她一妈一妈一在哪里,可她除了用这种嗓音叫着一妈一妈一,根本没有回答。

“算了,我们还是管我们的事吧。”伊莉向我摆着手。

我们开始布设场子。竖衣架,摆柜台。我俩作了分工,由我去楼下拿东西,伊莉在上面管布置。我们忙碌的时候,当然忽略了那个小女孩。

令我恐惧的一幕,是在电梯里发生的。当我第三次进入电梯时,小女孩突然跟了进来。电梯下降着,明明到了一层,可没有停止,竟继续往下运行。我还没反应过来,电梯已经停了,显示板清楚地显示是负一层。

我们到了地下室了。就在此时,电梯里的灯突然灭了,面前顿时一片黑暗。而电梯的门却“咣当”一声打开了。虽然不是夜里,但没有任何照明的地下室里,一片昏黑,给我的感觉,就像突然掉进一陰一森的井里。我正不知怎么回事,迎面忽然刮来一阵风,那风比在寒冬里更冰冷,直入骨髓,令人全身仿佛要冻住!我瞪大眼睛刚想看清点,蓦地一声凄惨的呼唤响在耳边:“一妈一妈一──”

这一声叫,差点使我三魂出窍!我在黑暗里惊慌地问:“小朋友,你到底怎么啦?你一妈一妈一到底在哪里?”可是小女孩回答我的,只是一声声凄凉的叫一妈一妈一的声音。此时,我已经感觉到这个小女孩的不同寻常,更担心自己正面临一场莫名的凶险:奇怪的小女孩;擅自下到地下室的电梯;突然的停电;还有面前这一陰一森可怕的场景,一交一织成一一团一恐怖的一陰一云,重重地压在我心上,使我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终于我想起了手机,赶紧给伊莉打电话。就在电话通了的一刹那,电梯的门“呼”的一声关上了,电灯也亮了,而电梯也自动向上升。

我走出电梯后,回头再看,小女孩没有跟出来。

刚刚过去的一幕,使我惊慌不已。我决定不再乘电梯,从楼梯上运东西。此时大厦里开始人进人出,那个小女孩也不知去向。我和伊莉把铺位摆一布好,就等着两天后开张了。

然而谁能想到,开张那天,我和伊莉的铺位上,却发生了一系列更蹊跷的事。

那天所有的铺位都已开张。我和伊莉热情地迎接着客人。当我刚做完一宗生意,正高兴时,蓦然发现,小女孩不知何时站在了面前。我不由自主地一惊。伊莉也看到了她,嘴里发出一声惊叫:“怎么又是你……你到底从哪里来呀?”

“一妈一妈一──”小女孩看着我们,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声音比以前低了点,却依旧显得那么凄凉而辛酸。

她的样子,跟那天毫无改变——还是上身赤一裸一,下一身只穿一条小裤衩。我们不得不想到,在这样的商厦里出现这样一个孩子,实在太蹊跷了。我决定好好弄个明白。“你能告诉我,你一妈一妈一在哪里吗?”我和颜悦色地问着她。她用大大的眼睛瞪着我,沉默了一会,用一根指头朝下点点。

“在楼下?做生意的?”

她摇头。(鬼大爷:http:///转载请保留!)

“不是做生意,那是干什么的?”

她没回答,只是用指头点着下面。我和伊莉都看不懂。

我们有点泄气。正好有人来挑选我们的衣服,我和伊莉就招呼顾客去了。我刚把那位顾客送走,突然听到伊莉失声大叫:“天哪,着火了!”我回头一看,只见小女孩的手伸在衣堆里,一股黑烟正在冒起。“轰”地一下,衣服堆里蹿起一片火。那些衣架上的衣服顷刻间都燃一烧起来。“不好了,快救火啊。”我冲上前一把拉开小女孩,脱一下自己的西装,拍打着燃一烧的衣服。伊莉则吓得在一边放声大哭。

我心里充满了绝望,刚刚开张,所有的货都要付之一炬,还可能引发全楼大火!我拼命拍打着,可看上去一点效果也没有。正在着急,突然听到有人问:“哪里着火了?我们怎么没看见?”我一愣,站住了一看,可不是,刚刚熊熊燃着的火,已经不见了!再看那些衣服,竟没有半点烧过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那场火,明明烧得很旺,但突然之间,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甚至空气中闻不到半点焦火味。我急忙四下寻找,已经不见了女孩的踪影。

我和伊莉直发呆。如果说是我们产生了的幻觉,怎么两个人的幻觉一模一样?伊莉奇怪地问我:“你也看见,火是她点着的吗?”我喘着气:“没错,我看得很清楚,她的手伸在衣服里,衣服就着了。”“可是……衣服又明明没被烧……”“是呀,怪就怪在这里……难道她是……”

我们一下子想到了鬼!

一想到鬼,这一切好像都有了解释──难怪她会莫名其妙地出现,莫名其妙地消失;也会让电梯自动升降,把我送到地下室,制造一副一陰一森图景;更能让我们的铺位里烧起大火,却突然又火消烟散毫无痕迹。

我们竟然会遇上鬼?伊莉吓得紧紧拉着我:“唐辉,你说我们会不会被她……”我也全身一阵哆嗦。虽然城里的人不迷信,可鬼的传说,谁人不知啊。如果我们遇上的真是鬼,肯定凶多吉少了。

可是,抬头看看四周,大厦里铺位挨着铺位,就算世上有鬼,怎么敢大白天出现在人员密集的商厦里?此时我们真的陷入了迷茫中。

此后一连几天,小女孩没有再出现。由于正赶上黄金周,生意的红火盖过了惶恐。鬼的影子暂时被排斥在我们记忆之外了。

不料,就在黄金周结束的那天早上,我和伊莉刚到铺位,一眼就看见小女孩站在我们的铺位里。她还是光着上身,下一身只穿一条小裤衩。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忧伤而古怪地望着我们。伊莉尖一叫了一声,躲到我背后。

此时,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她的手上,看她是否拿着火柴或打火机,显然她两手空空的。而那条薄薄的小裤衩包得很紧,也不可能藏任何东西。我们离她有三米,不敢走近去。双方沉默地对峙着。终于,她的嘴一张,又是那句凄凉的叫一声。

“一妈一妈一──”小女孩叫着。又大又圆的眼睛里,滚出两颗豆大的泪珠。她举起一只手,伸向衣架上的衣服。我和伊莉来不及呼喊,“轰”地一下,火已经烧了起来。我们先是愣着,担心又是上次那样的幻觉,可很快我们相信,这次是真的烧起来了,火已经炙痛我们的皮肤。我大叫一声,冲上去,想把小女孩拉开。但她一弯腰就钻进了衣架下。衣架下也冒着火,我们的整个铺位都在燃一烧。连我身上的衣服都着了。我喊着伊莉,叫她快拿灭火器。然而一阵浓烈的黑烟钻进我的鼻腔,我的头顿时一阵发晕,随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时,我躺在家里的一床一上。伊莉守在我旁边。

我忽地坐起来,急忙检查自己是否烧伤了。可是全身没感到一丝疼痛。我问伊莉情况怎样,伊莉瞪着惊恐的眼睛告诉我,跟上一次一样,那场火看起来烧得很大,可她刚想喊人来救援,一转眼火就不见了,铺位里的东西没有任何损伤,只有我倒在地板上,昏倒了。

那么小女孩呢?伊莉说,火熄后,她听到了两声叫一妈一妈一的声音,但已经不见她的人影。那声音就如同是从某个神秘的空间发出来的。

到了这时,我和伊莉再也受不住惊吓,决定退掉铺位,离开这座商厦。

我们来到管理处,说明情况。接待我们的,是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他一听,愣了好久,嘴里喃喃地自言自语:“这么说,她可能真死了……”“谁……谁死了?”我们很惊讶。中年人一脸凝重,告诉我们以前发生的一个谜。原来我们这个铺位曾经有一个年轻的女人租过,只是有一天她突然失踪了,不知去向。虽然商厦报了案,至今却音讯全无。联系一下现在出现的怪事,可以推断,她可能已经死了,而且是被害的。她死得冤,所以才会闹鬼了。

可出现的是个小女孩,并不是个大人啊。中年人沉思片刻,突然站起:“难道是她的女儿?可我记得,当时她才出生不久,不满一岁啊。”我粗略描绘一下小女孩的容貌,中年人一巴掌拍在桌上:“没错的,我记得那孩子左脸就有一颗小黑点……”

办好退铺手续,我和伊莉去撤柜收东西。为了小心起见,我没有走电梯,但最后一个柜子,必须用电梯运下去。我进了电梯,到了一层,电梯竟没有停,继续往下降。我大吃一惊,用力去按电钮。电梯停住了,门“咣当”打开。借着一丝微弱的光,我看到了面前一个小小的人影。

“一妈一妈一──”是小女孩的声音。我差点要晕过去,这是地下室!

突然小女孩跑进电梯,一把攥一住我的手,把我往外拉。我不由自主地被拉了出来。我们在一陰一森而空荡的地下室里走。在一个地方,小女孩停住了,她指着地坪,嘴里连连叫着一妈一妈一。声音越来越尖锐,越来越凄厉。在她的叫喊声中,我的汗一毛一竖一立起来,仿佛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从地底下立起来,全身缟素,脸色悲惨。那雪白的脖颈上,鲜红的血正一点点地往下流……

“一妈一妈一,一妈一妈一──”小女孩扑在地上,拍打着地坪,发出撕心裂肺的啼哭声。然后她爬起来,紧紧一抓住我的衣服:“一妈一妈一,一妈一妈一──”

此时,我突然明白过来了。在这个地下,一定埋着她的一妈一妈一。

我没有了恐惧,立即一把搂住女孩:“小朋友,叔叔给你报警吧。警察叔叔会来帮你的……”

警察们的到来,使所有的一切露出真相。他们果然从水泥地坪下,挖出了女人的一尸一体。那个尘封了五年的谜被揭开了:是三个曾在商厦装修的人谋财害命,他们杀害了女人,把她埋到了地下室的地下,用水泥封平。由于地下室常年不用,所以从来没有人把失踪的女人与这里联系起来。

案子破了,凶犯被逮捕归案。当我们松一口气,再去关注小女孩时,她却又一次消失了。

又过了几天,有人在城外的河里发现了一具童一尸一。我闻讯赶去,一眼认出正是她。那双幽深而忧伤的眼睛,已经永远闭上了。

在她的手心里,攥着一张塑料纸,上面画着一大一小两个人,拉着手。

泪水一下模糊了我的眼。

随机推荐也很赞

「真实鬼故事」午夜激情鬼故事

这个事件过去很久了,虽然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然而直到今天我还没有弄明白,所谓的灵异现象到底存不存在?那天晚上方革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还有,方安琳是如何独自爬上五十...

「真实鬼故事」吓死俏女优

剧组要拍摄一组新一娘一嫁人的古装剧,可是,演员只要到轿子里就会看到有女鬼在里面。一个女大学生被蒙在鼓里,接下了新一娘一这个角色,等待她的却是无尽的恐怖……天...

「真实鬼故事」真有僵尸

第一回吴城鬼案清代中叶,江南一带民丰物埠商业繁荣,来往客商有如过江之鲫。这天,江阴茶行的员外张九良和仆人陈柱用马车刚送完茶叶从安徽赶回,途径太湖边的吴城,一见离苏...

本文标签:  

如果您对本类型的鬼故事感兴趣,敬请移步到真实鬼故事频道阅读更多!

友情提示 |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信息。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此击一键举报

文章来源 | 本文由作者【短鬼故事】整理发布于本站【真实鬼故事】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本站链接!

本文地址 | 纵火的小女孩 https://www.029jtc.com/zhenshi/guigushi_259.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大家还在看

栏目导航
合作伙伴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