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师:超吓人的民间恐怖鬼故事大全,真实灵异事件合集,带你开启恐怖的午夜之旅!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标签列表

鬼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观音女

观音女

作者:短小鬼故事 来源:老烟斗鬼故事 发布:2个月前 (更新时间:2021-07-17 15:00:02) 栏目:真实鬼故事 热度:

阅读提示

您即将阅读的是由短小鬼故事整理并发布于本站的一则真实鬼故事,截至目前,本文已被阅读102次,其中133人觉得故事很赞,34人觉得一般般。 本故事全文共2541字,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您做好开启这段恐怖之旅的准备了吗?

每日一吓:一句话的恐怖鬼故事段子

为了救女儿我第一次做了驱鬼的仪式,法师交代千万不能让女儿碰盐,否则恶鬼附体。晚上我守护女儿不小心睡着了,醒来时女儿替我擦额头,说,好热,爸爸,你满头大汗。 故事讲完了,你、看懂了吗?!

观音女

去年清明,如往常一样陪着姥姥回乡扫墓,原本打算午饭后才动身去墓地的,可姥姥坚持必须在午时前祭拜完毕,大家只好天刚亮便睡眼惺忪的往山上爬去。

姥姥家人丁兴旺,不仅大小不一的坟包几乎占满了半个山头,一起结伴来祭拜的亲戚们也是浩浩荡荡,其中很多我连面也没见过!

随着人群点香、磕头、烧纸……忙乎了一个上午,连早饭也没顾上吃的我有些昏昏沉沉了,所以准备去找姥姥要点糕点垫垫肚子(我们这里规矩是拜完以后,摆上的祭品可以分给儿孙们食用,传说可以借着祖宗福)。

正在人群中寻找姥姥的身影呢,忽然后面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小元哥!”

大家还在看:至尊法宝

我回头一看,是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子,有些眼熟,却认不真切了,“呃……你是?”

“你还真不认识我了?我是玉凤!吃了我那么多樱桃,怎么说忘就忘啊?”她气鼓鼓的指着我说道。

她这么一咋呼,我突然想起来了,“玉凤啊!嗨,你怎么长这么大啦?我还真没认出来!”

玉凤论辈分算是我表妹,小时候曾在一起玩耍过,还比较熟稔,只是由于并不是很亲近的血亲,所以也就渐渐失了联系。

“玉凤,你过得还好吧?”我忽然记起前几年听姥姥说过玉凤的父亲去世了,想她小小年纪没了爸爸,定是吃了不少苦。

“嗯,还不错!我前年嫁人了,想请你来着,听说你在准备当医生,就没敢麻烦……”

“切,瞧你说的,客气什么!我也是太久没回来,看来还错过了不少好事呢!”

正和她寒暄着,舅一妈一却在远处大声叫我,我应了一声但没过去,舅一妈一又接连叫了起来,周围的人也都神叨叨的打量着我们,我心下觉得奇怪——难道现在农村还这么封建?我跟一个结了婚的表妹多说两句话都不行?!

玉凤的神情尴尬起来,“小元哥你过去吧,也许是有急事呢!”说罢便转身要走了,我觉得过意不去,就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跟她说有什么能帮忙的尽管找我,别见外。她听我这么一说显得非常高兴,脸都涨得通红,连说了好几声谢谢。看她这样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一个一穷二白的小实一习一医生,能帮人家什么忙啊?更何况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事呢,哎,我什么时候才能改了这乱揽闲事的坏一毛一病!正懊恼着,舅一妈一走近我跟前了:

“你这小子,喊你怎么不过来啊?“

“什么事啊?我不是正跟玉凤说话呢嘛……”

“啧……傻小子!喊你就是因为这事!没瞅见别人都怎么看你吗?以后可记住了,离玉凤远点!”

“啊?为什么?”我还没问出口,她就已经健步如飞的扎进人堆里去了。

带着满肚子饥饿和疑惑,我晃晃悠悠的下了山后,借故挤进了姥姥那屋。她正眯着眼躺在一床一上小憩,我便侧身坐在她旁边小声问道:“姥姥,睡着了吗?”

“睡着啦!不能讲话!”她绷着脸一本正经的答道。

“哎呦,您别逗我啦?想问您一件正经事!”我使劲推了推她。

“唉……就知道你这孩子肯定又要来瞎打听!想知道玉凤到底怎么了,是吧?”

“对对,您真是神机妙算!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啊?为什么舅一妈一不让我和玉凤说话?为什么大家看见我和她站一起时,眼神都是怪怪的?”

“你要是念书能花这力气,早就当教授了!”她白呼了我一眼,靠着枕头坐了起来,和我说出了这些年玉凤的经历——

七年前,玉凤的爸爸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她一妈一妈一眼看着丈夫遭遇了不幸,受不了打击便开始神经失常起来。玉凤是家里的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只得辍学在家帮人做工挣钱,承担起了一家人的生计。照理说这样可怜的女孩子应该是处处遭人疼惜的,可怪就怪在玉凤并没有正正经经的在打工,她竟是在当地一个有名的神婆家里做学徒!没有人知道那个老婆子为什么会收下玉凤,大家只看见她待玉凤极为厚道,不仅管吃管喝的,还按月发工钱,也就当她是在积德行善。就这样过了五年,玉凤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家里的叔伯长辈便在邻乡给她寻了婆家。刚结完婚,玉凤就让丈夫给她腾出一间小屋供起了观音像,并且托人口口相传她这里做的是和神婆一样的买卖。这个做法是有些过河拆桥的嫌疑,现在处处都在提倡破除迷信,神婆的生意本就不甚红火,玉凤又来横插了一杠子,简直是摆明在抢人饭碗了!可奇怪的是,神婆并未抗议,反倒将以前的老主顾都介绍给了玉凤那里,就在玉凤开张的第三天,神婆一个人在家里安静的去世了,说是心肌梗塞!这么一来周围的村民全都炸开锅了,大家纷纷猜测是神婆早已经知道自己命运,于是便安排了玉凤这步棋,更有甚者,竟说搞不好真有神力的是玉凤,所以神婆才会照顾她这么些年,就是想让她替自己安排善终!这众说纷纭下,连玉凤的亲弟弟也跳了出来,说当年爸爸去世之前姐姐就有过异常……如此一来,玉凤的生意是越来越好,听说就连县城里的人也闻着风声来找她问路,只是,寻常百姓却对她产生了极深的隔阂,有事的时候总会揣着红包去请她帮忙,没事的话,就连对面走过也不会招呼一声……

怪不得舅一妈一看见我和玉凤聊天会那么大的反应,她也是担心我不了解状况,白白起了口舌是非。可是听完姥姥讲述,我对玉凤是同情大于龃龉的,想着她一个苦命的姑一娘一就因为这些愚昧与盲从,平白添了许多坎坷。

还想和姥姥多说几句,忽然电话响了,我接起,竟是玉凤打来的。

“小元哥,你现在忙吗?”

“不忙不忙,有事吗?”

“嗯……是有些事想请你帮个忙,但是我们见面好像有点不方便吧?”

“没事,见面吧!你说个地方,我去找你!”我那廉价的正义感猛然又爆发起来了,总觉得对着这样一个儿时玩伴,回避就是伤害。

半小时后,我来到了以前常和她一起钓虾的小河边,她已经在那等着了。看见我一到,有些激动,又有些害羞,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能说出话来。

“玉凤,你要是还拿我当哥哥、当朋友,就不要见外,有什么话直说吧,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忙!”见她不好意思开口,我便先豪迈的许诺了。

“小元哥,你听说了我的事吧?你们做医生的一定不相信这些,可是,我真不是骗子!”她犹豫了片刻,认真的说道。

一谈到这个,我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说实话我并不相信她能有什么通灵的能力,只觉得那应该是个不得已的手段,想要养家糊口而已。

她见我没搭腔,立刻猜到了我的心思,苦笑了一下,说:

“以前我也不相信这个,只是打从我爸出事后,就不得不信了!”

“你爸不是意外吗?和这种事有关?”我有些诧异。

“我说实话,信不信由你,可你不准笑话我啊!”她将脸转向水面,向我说起了那段我从未听说过的往事:

“我爸出事的前一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情境特别真实,可醒来以后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有辆蓝色的大货车特危险,我爸要是碰到准会倒霉!心里很着急,但是又讲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于是偷偷告诉了我一妈一。我一妈一听进心里去了,她一直很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觉得应该是骨肉连心,有什么东西在托我给我爸提醒呢!所以我爸出门干活时,她就特意跟着了,想在紧要关头帮我爸避避险。我爸开的是一辆农用小三轮,每天都在那条路上来来回回熟得很,可那天我一妈一一直在旁边提醒他要小心开慢点,果然,刚走到路口就遇着一辆拉煤的大卡车从后面歪歪斜斜的超了过去,既没按喇叭也没闪灯,超完以后便直直停在了路中央,我爸避让不及差点撞了上去,幸好车速很慢才没出事!车一停稳我一妈一就松了口气,那辆煤车应该就是我梦里的蓝色大车,她觉得好歹这关算是渡过去了,可我爸脾气很硬,非要下车和人理论,我一妈一劝不住,只得由他,可心里有些怄气,便没有跟下去,只是坐在车里看着他。我爸一下车,就三两步跑到了大车后面,正大喊着让司机出来时,忽然那大车的后斗猛然间就翻了起来,里面堆得满满的煤渣下子全部倾泻下来,那么一眨眼的功夫,我爸就被完全埋一进去了……”

讲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看得出她在强忍着悲伤,我一时语塞,却找不出任何科学的说法来解释这个惨剧,我甚至在想,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命运吗?

“等救援的人七手八脚的把我爸挖出来,人早就断气了!事后,我一妈一一直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才会送命的,越来越想不开,一精一神便恍惚了……”

“这事怪不得谁的!”我讪讪的插话,心里也明白这个安慰也实在无力。

“嘿嘿……不好意思啊!跟你说这个让你不舒服了吧?”她偷偷抹了下眼角,强颜欢笑起来。

“不会的!我……对了,你说要帮忙的是什么事啊?”差点顺口说出我很喜欢听这样的故事,幸好及时反应过来转移了话题。

“哦,这个啊,还真不好意思开口……你也知道,我结婚到现在快两年了,农村里娶媳妇都是在巴望着传宗接代,可我——到现在肚子也没过动静……”我正沉浸在她爸的故事里,未料到她竟突然将话题转到了这里,不由一愣,瞬间,脸便通红了(这也怪不得我,无论换成哪个光棍,忽然间遇见个小媳妇扯着你谈生孩子的事,恐怕都不能潇洒面对!)。

“咦?这……我,呃……”心里正不知所措的百转千回着,却见她将头扭了过来,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

“大家都说我做的这行不吉利,虽然挂着观音女的名号叫着很好听,可实则伤夫克子,所以才落到今天这地步……”

“一胡一说八道!这种事哪有根据啊?要不你来我们医院做个检查,带着你老公!”我一听就急了,平常最见不得这种欺负女人的言论!

“真的可以吗?其实,我也就是想拜托你这事!虽然婆家的人看着我有些能耐没敢直接抱怨过,可那整天一陰一沉着的脸,我实在是过不下去了……而且,我也想有个孩子!”她说着激动起来,扯着我的衣袖几乎是有些哽咽了。

本以为能做个气霸山河的英雄,没想到最后竟是被人当成妇女之友了,我略略有些失望,可也不便表露,只是一味在劝解着她不必为了这事自责,医院会有办法的。

聊了一会天色渐暗,姥姥来电话催我回家,临别时,我和她约定了去医院检查的时间,并表示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她的,可是,已整整一年了,她却一直没有来,期间我拨通她曾打来的号码,却被告知已停机,也费力向老家的亲戚打听过她,但大家仿佛都忌讳的很,谁也不愿意多聊,明天又要回去了,玉凤,我还能见到你吗?

随机推荐也很赞

「真实鬼故事」半夜鬼叫船

记不得是几岁听的故事了,可到今天回想起来还是有点一毛一骨沭然……那年夏,我们一帮娃娃缠着那个牙都掉了几颗的老三爷,让他给我们讲几个故事.这老三爷,他和我老爷可...

「真实鬼故事」凶尸 作者:半粒豆

“贞陇”是个偏僻小山村的名字。明末清初一群躲避战乱的人到了这里,看到此地僻静宜居,便安顿了下来。随行人群中有个道士,据说是他根据风水学才找到了这儿,按照道士意...

「真实鬼故事」死尸去哪儿了?

滨江医院是一家规模大,且享有声誉的医院。这天清晨,管理太平间的李大爷和平常一样早早地来到停尸房里为这些死尸打理一下,这是他每天必须做的事。这李大爷,是几个星期前刚...

本文标签:  

如果您对本类型的鬼故事感兴趣,敬请移步到真实鬼故事频道阅读更多!

友情提示 |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信息。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此击一键举报

文章来源 | 本文由作者【短小鬼故事】整理发布于本站【真实鬼故事】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本站链接!

本文地址 | 观音女 https://www.029jtc.com/zhenshi/guigushi_28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大家还在看

栏目导航
合作伙伴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