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师:超吓人的民间恐怖鬼故事大全,真实灵异事件合集,带你开启恐怖的午夜之旅!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标签列表

鬼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新房里夜半哭声

新房里夜半哭声

作者:短鬼故事 来源:吓人鬼故事 发布: (更新时间:2021-11-24 17:30:01) 栏目:真实鬼故事 热度:

阅读提示

您即将阅读的是由短鬼故事整理并发布于本站的一则真实鬼故事,截至目前,本文已被阅读224次,其中133人觉得故事很赞,36人觉得一般般。 本故事全文共2447字,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您做好开启这段恐怖之旅的准备了吗?

每日一吓:一句话的恐怖鬼故事段子

杂志上看到圣母案,好象是德国的。这个凶手是个娴静的美丽妇人,所以也称圣母案。据说她总是不停地勾搭过路的游客,不停的怀孕,但是从来没有人长久地看过她的孩子,有人怀疑她以出卖亲生子为生。但是后来发现了从她倒掉的汤里骨头渣… 故事讲完了,你、看懂了吗?!

新房里夜半哭声

是一个风雨一交一加的深夜。

阿强看完日本惊悚电视剧午夜凶铃的碟片,还沉浸在一片鬼魅的恐怖中,突然传来了几下轻轻地敲门声,把阿强吓了一大跳,气都不敢喘,心里头冒出一阵寒意:“是谁深更半夜的敲门?难道午夜凶铃中那抖着身一子钻出电视机的女鬼找上门了?”

阿强屏住了呼吸,再仔细听听,静静的,哪有什么敲门声。他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年头,除了书上写的,戏里演的,故事里说的,生活中哪来什么鬼怪?一定是刚看完这恐怖的午夜凶铃,心里出现的幻觉。”想到这儿,阿强关上了电视机,准备宽衣休息。

刚躺在一床一上,突然传来了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阿强惊得如蹦一床一运动员似的,一下从一床一上弹起,颤一抖着嗓音问:“谁、谁、谁呀?”

大家还在看:山行诡计

“阿强,是我,阿明。”

听到是从小的玩伴阿明,阿强心中的那块石头落了地,那已经吊出体外的小胆儿也回到了胸腔里。

“半夜三更的乱敲门,想把人吓死呀?什么急事?”

“不是都说老密息他新造的二层楼不干净,只要到风雨一交一加的晚上,都会有个女鬼哭吗?今天我在朋友家打麻将,回来晚了,路过老密息家那小楼,你猜看见了什么,又听见了什么?”

“别卖关子,快说。”

“我穿着雨披,骑着电瓶车路过村西头老密息家那新盖的小洋房时,突然听到了传说中那女鬼的哭声。朝他家望去,只见那屋子的外墙上斑斑驳驳地发着光,好像是一张张的鬼脸。”

“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这不,我回家拿了电筒就过来找你,我们一道去看个究竟弄个明白。”

“好,等我穿好衣服。”

阿强穿好衣服,撑开雨伞,借着手电筒那束聚光,两人一脚高一脚低的往村西头老密息家那新造的二层楼小洋房赶去。

老密息何须人也?“密息”两字是上海乡下的方言,翻译成普通话就是抠门。他密息到什么程度?一抽一烟专一抽一“伸手”牌(专门一抽一别人发给他的烟),喝酒专喝“举杯”酒(专门喝别人酒瓶里倒给他的酒)。别人家多余九十九元了再想法凑一元拼个整数,老密息是有一元的零头就要想法凑九十九元拼个整数。这密息的程度就可想而知了,正宗是铁公鸡,就是一根一毛一也都别想从他身上拔下来。

就拿前不久他为了准备娶媳妇,在村西头盖的那幢小洋楼说起吧,按理说造房子开挖基础要动土,在动土前应该放放鞭炮高升,弄上四样小菜一瓶酒,点上香烛敬敬土地老爷。房子盖好后在入宅前要收土,也要像动土前那样祭拜一番,谢过土地老爷后方可搬进新居。虽然说可信可不信,但是图个热闹图个喜庆祝个平安,这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老密息连自己吃都舍不得,又怎么会舍得用这个钞票?有人问他,造房子动土怎么能连炮仗也不放?他回答得倒也十分干脆,说是这叫闷声不响大发财。更气人的是房子上梁的这天。别人家造房子,在上梁的这天,东家会买些鱼肉酒烟的给施工人员,让大家一起高兴高兴。买些肉馅馒头(上海人与北方人叫法刚好相反。包馅的叫馒头,没馅的称包子)糖果的,装上高高一耸耸的两木盘,在正梁定位后从高处抛下来,叫抛梁馒头。客气一点的东家还会在每个木盘中放上两包好一些的烟,放上个百元的小红包。这时是最热闹的时候,上面抛梁馒头的工人在笑,下面抢馒头的大人小孩在叫,东家在一边抿着嘴在乐。欢歌笑语,图个大吉大利。

老密息上梁这天,有人提醒说:“平常把节(上海话,节约)点没人会说啥。造房子是大事,不好太把节的。

”你们的意思是……“

”买点炮仗放放,买点馒头抛抛,给施工队买点鱼肉慰劳慰劳……“

”放炮仗抛馒头我不相信的。动土前我炮仗也不放,房子不是也顺顺利利造起来了?“老密息不等别人讲完,便打断了他们的话,”给施工队买鱼肉,这也是脱一裤子放屁——多此一举。造房子我付工资,为啥还要给他们买鱼买肉?这鱼肉难道我自己不会吃?“

老密息既然这样固执,劝说的人也只能一楞一楞的,摇摇头走开了。施工队当然也是无话可说。

房子建造得很快,上梁后盖屋顶,安装门窗,外墙内墙粉刷,做水泥地坪,没多久,房子竣工了。老密息一看这房子,造得质量这叫好哇,一陰一一陽一角横平竖一直,墙面平整,地坪光洁,门窗安装牢固,油漆饱满,丝毫挑不出任何一毛一病来。于是他高高兴兴地把工程款结了。过了几天,老密息就欢欢喜喜地搬进了这幢新造的小洋楼,又过了没几天,新媳妇儿也娶进了门。

当地有句俚语,说是密息小气的人办喜事时,天一定会下雨。一点不假,老密息娶媳妇的这天一大早,天就刮起了东北风,”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由于天色不好,前来贺喜的人早早走了,只留下老密息小两口。

其实老密息巴不得客人早些走。一则可以省点烟茶,二则可以早点和新一娘一子亲一热。等到最后一个客人离开,他马上关好大门,抱着新一娘一子迫不及待地亲一热起来。

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东北风越刮越猛。突然间小洋楼内传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正沉浸在新闻喜悦中的新一娘一听到这阵怪声,犹如遭受电击,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老密息,坐了起来:”老公,这是什么声音,好怕。“

正在兴奋头上的老密息被新媳妇儿这么一叫,顿时像一只泄一了气的皮球。这时,只听得一种像女人哭的声音传进了耳朵,再仔细听听,这”呜呜“的哭声就在屋内。两人睁大了恐惧的四只眼睛到处望着,就是不见人影只听到哭声,而且哭声越来越响。

难道是鬼?一想到鬼,两人顿时哆嗦起来,连忙披上衣服,逃出门外,浑身打着寒颤站立在风雨中。当他两朝小洋楼的外墙上一看时,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外墙上隐隐约约泛着一一团一团一白光,活像一张张鬼脸在对着他俩狞笑,他俩尖一叫着向村里逃去。

从此以后,老密息再也没进过这幢小洋楼的家,村里老人们说的更是悬乎,说他造房子动土前后没敬土地老爷,上梁没放炮仗求菩萨保佑,这是对他的惩戒和报应。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老密息造了座鬼楼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九里十八乡。人们外出时,宁可多转个弯,也要避开村西头老密息盖的这座楼,生怕恶鬼缠身。

阿强和阿明两人到达这座鬼楼跟前时,风也比先前更猛了些,雨点也更大。深秋的夜晚本来气一温一就低,风和雨再加上内心的恐惧,阿强双一腿直打着哆嗦,与其说是冷的,还不如说是怕的。

阿明是天生的胆大,什么鬼怪神都不信。不管碰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他都一爱一弄个明白。其实,这老密息的鬼楼他已来过多次,但就是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没听见,十分地扫兴。没想到今天深夜打麻将回家路过,在风雨中隐隐约约看见了那外墙上狰狞的鬼脸,也听到了那楼内轻松传出的那恐怖女鬼凄厉地哭声。于是,他赶回家拿了个应急充电手电筒,顺路叫上从小要好的朋友阿强,两人一起来到鬼楼探个究竟。

”阿明快看,那边外墙上有鬼!“阿强看到黑暗中的外墙上诡缩着一一团一团一白呼一呼的影子,刚开始看时模模糊糊的,后来越看越像鬼,有的像牛头马面,又有的像凶神恶煞,吓得阿强闭上眼睛,颤一抖着声音边说边往阿明的身后躲。

阿明把手电的光束打过去,什么影子也没有,只见一堵十分平整的墙。当他把手电一关,没一会儿,那些白呼一呼的影子又见了。就这样手电开开关关了好几次,墙上始终是这样。待他走上前去,打开电筒照着,又用手摸一摸,感觉和一般的外墙无异,再关上电筒细看,那砂浆粉刷层中就会在黑暗中发出了浓淡不一的白色来,远一点看上去,这白光还真的是想啥像啥。

这时,阿明以乎明白了什么。他想:这小楼的外墙是水泥石灰黄沙按1:1:4比例拌制后抹的面层,如果正常的材料配制,是不会发出这种奇怪的光的,除非里添加了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呢?难道是磷?

”一定是磷,有人在拌制砂浆时加进了磷,磷会发光,在黑暗时就能看见。“

”这墙上的鬼影就算是这砂浆中加了磷发的光,那么小楼里那女鬼的哭声又如何解释呢?“阿强听阿明这样一解释,心中也不如先前那样害怕了。他一边用手摸一着外墙,一边问。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弄清楚的疑一团一。“阿明说:”以前听我爷爷说过,不论谁家盖房子,一定不能得罪了造房子的工人。一但得罪了,他们就会做些不干净的小动作。我现在怀疑是不是有人做了手脚。“

”那一定是老密息把人家得罪了?“

”上梁那天,别讲鱼肉红包了,老密息就是连香烟也不发一根,老酒也不买一瓶,肯定惹得人家不高兴了,说不定就给你做了点手脚。走,我们一起去楼上看看,揭开另外一个谜一团一。“

”可是大门锁上了,怎么进去?“阿强早就忘记了害怕,也想早点揭开谜底。

”我前两天白天看过,后面有扇钢窗没关紧,拨一开了我们可以从窗户进去。“

两人从窗口翻入屋内,只听得一阵好像是女人的啼哭声从楼上传来。两人顺着声音来到楼上,寻到了主卧室。声音发自主卧室东北角的上方。阿明踩在凳子上,打了电筒仔细寻找,终于发现了几个比头发一丝略粗的细孔,那呜呜的声音就是从那些孔洞中发出的。因为孔洞在东北角,所以只有刮东北风时孔洞才会发出声音。外面风大,声音就又尖又响,外面风小,这声音就又低又呜咽,就像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声。阿明用手把那小孔一堵上,果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小楼闹鬼的谜底终于被阿明阿强两人揭开。

后来,墙有小孔的地方,凿开了几块砖重新砌好,外墙也请人铲干净,重新拌制了砂浆抹好。当然这次老密息没忘了买些鱼肉慰劳这些工人,再次搬进小楼前也没忘了收土,祭拜土地老爷。更主要的,老密息不再抠门了,香烟不再一抽一”伸手“牌,老酒也不再喝”举杯“酒了。

不过这叫了二十多年外号人们没法改,大家还是叫他老密息。

随机推荐也很赞

「真实鬼故事」梦游的女生

我的高中同学阿梅是个端庄的女孩,我从未见过她说谎。现在虽然大家都已工作一年了,看来她还是没有变。不过她这次讲给我听的关于她大学时代,同寝室一个的女生晚上梦游的事情...

「真实鬼故事」夜半棺事

民国时期,胶东半岛有个叫陆全的中年人,从小跟着师傅学打棺材。他不但棺材打得好,还有一手绘画的绝活,能根据户主的要求在棺身上画一些诸如八仙过海、天女散花之类的彩画,...

「真实鬼故事」夜半歌声

1朱昆是个写恐怖小说的,写着写着,没吓着别人,把自己吓个半死,以至于晚上方便都胆战心惊的,不敢上公厕,生怕一不小心,半路上会撞着鬼。这天晚上,构思一篇鬼故事,想了一...

本文标签:  

如果您对本类型的鬼故事感兴趣,敬请移步到真实鬼故事频道阅读更多!

友情提示 |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信息。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此击一键举报

文章来源 | 本文由作者【短鬼故事】整理发布于本站【真实鬼故事】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本站链接!

本文地址 | 新房里夜半哭声 https://www.029jtc.com/zhenshi/guigushi_626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大家还在看

栏目导航
合作伙伴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