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师:超吓人的民间恐怖鬼故事大全,真实灵异事件合集,带你开启恐怖的午夜之旅!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标签列表

鬼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夜半迷宫

夜半迷宫

作者:讲鬼故事 来源:吓人鬼故事 发布:1个月前 (更新时间:2021-07-27 19:00:02) 栏目:真实鬼故事 热度:

阅读提示

您即将阅读的是由讲鬼故事整理并发布于本站的一则真实鬼故事,截至目前,本文已被阅读257次,其中110人觉得故事很赞,17人觉得一般般。 本故事全文共4141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您做好开启这段恐怖之旅的准备了吗?

每日一吓:一句话的恐怖鬼故事段子

她在看恐怖片,隔壁忽传来三下敲墙声,她吓一跳。是她邻居,他喜欢吓唬她,曾试过来电话扮鬼,她恼怒地敲墙报复。那边有回应,她觉他孩子气再也不理。半小时后敲墙声消失。第二天,警察在隔壁进出,他死在入屋强盗手里。她终明白那敲墙声意义。这夜她独自流泪,突然隔壁又传来三下敲墙声。 故事讲完了,你、看懂了吗?!

夜半迷宫

作为女人有什么比觅得如意郎君更重要和幸福的事呢?所以,羡慕我吧,我现在已经基本跨入这类美满女一性一行列了!我快结婚了!

伟是我千挑万选之下终于尘埃落定的准丈夫人选,以前我总喜欢依畏着他甜蜜地喊他伟哥,但很快我要改口叫老公了。一想到这我就开心羞涩地忘乎所以……由于本文不是一爱一情小说所以恕我不能把我们间的相遇相一交一相一爱一相许过程一一道出,大家大可亲身去经历去体会来写纪实文学。我就省省吧。

我要说的是,我在婚礼前的奇诡遭遇。

即将大婚的我和伟成日如胶似漆,我们都各自请了大假来筹备婚礼及婚后蜜月。伟的父母给他留下了巨额遗产,加上伟出色的事业和能力,他完全有能力一手包办整个喜宴。

大家还在看:恐怖的旅店

比如,他在僻静的郊区那里私人拥有一栋豪华而古典的大别墅。面积如此慷慨绰绰有余的地方不拿来搞个大型节目实在是种一浪一费,于是它顺理成章地成为我们的第一选择。我们的新婚之夜就将在那里度过,那儿就是我们酝酿美好未来的摇篮,是新生活开始的起点站。

至于布置会场的工作则已基本接近尾声。现场的装饰自然十分喜庆,一温一馨洋溢,甚至有点极尽奢华之能事的感觉,因为一生一次有纪念意义嘛,就纵容自己一次吧。如此美观大方的乐园,叫人看了就觉得不虚此婚。

那一天晚上,我们在别墅流连忘返到了很晚。

夜深后,那些看似为我们实则为薪金的勤劳工作人员陆陆续续离开了,我们也偃旗息鼓,开始过二人世界。这么晚了再回市区去太麻烦,所以我要在这别墅里留宿。由于我和伟都是很传统保守的人,所以我们一直到结婚前都彼此自重守身如玉不越雷池半步。我们分别睡在两个不同的房间。

这间别墅实在是太大,房间多到可以开旅馆!

临睡前,我还在为即将和伟共结连理而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许多恋一爱一中的女人一样,我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相信他也是这么看我的。一对情一人间若不这样评价对方,就说明一爱一得不深。我感觉我们的一爱一情比太平洋还深。

睡下后,不知过了多久,我鬼使神差地醒了过来,四周黑得像非洲土著,看看表,才一点,竟然这样快醒来。我起身去洗手间,为接下来的漫长睡眠做长期抗战准备。

这别墅虽然是伟的,但一交一往以来我已来过不下十次,早就熟得和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没两样了。伟的房间就在我隔壁。我们近在咫尺。

走出门时,我不由萌发了一睹他睡得可好的想法,比如看看他被子盖好没,好比天下母亲的心态。看来男人娶妻是一种变相追求母一爱一的说法也不无道理。

我轻轻地打开了伟的房门,含情脉脉地向里一看,我呆住了。

门后,是一条走廊,不是什么卧室,更没有伟的存在。

走廊很长,越向里越黑暗,看不清通往哪里,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但更重要的是,我没有记错,这里应该是伟的房间啊!怎么回事?

我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想再看看仔细,是否我夜半睡眼惺松而导致的可笑幻觉?我真的这么做了,看清了,的确,那是条走廊,而在我的印象里,这别墅里没有这样的一条走廊啊!

我感到恐惧,有凭有据确确实实的恐惧。我面向着那走廊倒退了出来,我只能怀疑自己是在梦游,边做梦边行动的那种。

我就那样倒着走出了房门。才慢慢转过身来,又一震撼袭来!

我身后的楼层,已不是我刚进去前的样子了!我才不过进去那奇怪的房间一会儿,外面竟变得面目全非!本来我置身的这层楼有着许多的房间,过道两侧皆是大大小小的门。但现在,它成了空荡荡的一层!四周看去,一间房间,一扇门也看不到,包括我自己的房间——我刚才还在那儿睡过啊!从我离开一床一到现在,前后还没有五分钟!

我变成了屋内原本缺少的一尊雕像,呆呆站在原地。如今屋子显得更大,更空旷,隐隐约约听得见夜风在古怪地呼啸,引得屋里到处响起轻轻的回声……呆了很久我才变回人,我应该去找出路。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遇上了什么事,到底真是梦境还是真实……我竟无法分辨。人在特殊状态下往往能和白痴划上等号,不论他原先智商几何。

我开始机械地跑,无论如何,我要先找到伟,我的未婚夫。他是我的希望之星我的力量源泉。我觉得只要和他一起,世界末日也无关紧要。

想不到这楼层不仅变得空旷,而且还很漫长,简直要以光年计距离。我跑了好久好久也没看到头,大概已跑了四百多米了吧!世界上有这么辽阔的一层楼吗?怎么回事?

到处都变得单调,变得陌生。

比如,我清楚记得这一层起码有三个拐弯处,有我最初要去的厕所,有花架,有一陽一台,……现在一切都变了……我置身于一个古怪的……迷宫!对,迷宫。一个没有尽头,没有曲折迂回的迷宫!

我开始确信,我怎样跑也到不了尽头。迷宫暗无天日,甚至没有缝隙让光线透进来,我混乱地想外界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要是有沟通外界的窗户,我会毫不犹豫跳出去。我开始想回头,回原来的地点,就是我以为是伟的房间但开门却看见一条走廊的那地方,我就是从那里出来后失去了原来的世界而进入了这个迷宫。再去那里也许能令局面改变……

我没力气跑,慢慢踱着向前走,又过了很久,怎样也该回到原地了,没有,沿途我没有再看到唯一的那扇门。

我不知道再来要怎么办了……我在黑暗中散步,摸索着能改变前途的希望,但我失败了。我不禁哭喊起来,声音围绕整个屋子循环传播,经过加工的立体声效果我本人听了都一毛一骨耸然。

边哭边走撒下一路泪水的我终于静了下来,忽然,黑暗中我踩入了一个凹口,要不是走得慢我一定就这样跌了下去,我蹲下摸索着,是下楼的楼梯!没有扶手,印象中,下楼楼梯不是这样的。

这突兀出现的楼梯挡住了前面的去路,犹豫一番,我只能选择走上它,下楼。往下似乎更加黑暗,暗得我几乎疑心自己是否真实存在。我要去哪里?

楼梯绵延不绝向下延伸,我猛然想起在许多恐怖小说里看到过的“永远走不完的楼梯”正是现在这种情况!我心寒得打退堂鼓,我想找到出口,但我不想走想更危险的所在啊!我快结婚了啊!

我想回头再上楼,不知为什么,我竟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向后方伸手——我背后竟然什么都没有!以至于我所踩的楼梯仿佛建在空中般,我刚刚才走过的梯级全消失了!黑暗让我的视觉废弃,我只能应用触觉探路。要不是先试探了一下,我刚才一定一头就栽了下去,跌进不可知的所在,甚至可能永远飘浮在无边的暗界。

我分析了自己刚才为何有那般聪明谨慎的举动,结果是:因为这一切都太不可测,人退化了的在险境中保持警惕的自然本能就渐渐复苏了。

我没有了退路,我只能向前——向下。

一路上我也注意着身后,我发现,我每走完一级,楼梯就消失一级!于是我变得只能不断前进。我有强烈的感觉——这路在一逼一着我去到一处地方,我没有反抗的权利。去到哪里?面对仍通向下的楼梯,我想到了两个字——地狱!这楼梯,通向地狱!

我越来越害怕,甚至怀疑自己会一直走到累死为止……那时还未走完。但就在我这么想时,我发现,我到底了!

是的,再向下的梯级没了,与盲人无异的我一靠手看到前方是一扇无依无靠孤孤单单立着的门。这大出我意料。我在门前迟疑,接下来该怎么做……偶尔回头,发现身后已一无所有,仿佛从来就没有过那道古怪的楼梯……我现处一个深不可测的境地,我只有鼓足勇气,推开了那扇门,进去……

一个富丽堂皇光明磊落的房间像蹦出来似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对门后环境的可怕程度做了种种可能一性一的夸张推测,如今反而无法接受看到的一切美好景象。甚至以为是忽然接触久违的光线而引致的强烈幻觉。稍微镇定一点后,我注意到这豪华房间里还站着一位女一性一。她穿着得体大方,样貌出类拔萃,是个不择不扣的美一女。我呆了。

“你好。”她对我打招呼。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一连串奇遇令我忘记了身为淑女应表现的彬彬有礼,竟迫不及待地反客为主后发制人将满腹疑惑倒垃圾般倒向她。即使这样还有大量疑问作为候补蓄势待发呼之欲出。

“你是……伟的……什么人?”她打量我后无视我焦急等待答复的心态不甘示弱地反问我。

我对眼前着忽如其来的陌生人会认识伟感到诧异。我猜疑着她究竟是什么角色,而且我认定自己拥有问题的首发权。于是我又问,她也又反问,口气里还带不容拒绝的催促。无奈我先回答,不然只怕我们要这样搞到海枯石烂:“伟是我未婚夫。你认识他?”问着,我又想起了我的伟,老天,我多想现在可以投入他的怀抱寻求他的保护,向他撒娇,让他呵护,让他疼……

“未婚夫……呵呵,又是一个无知的女孩……可怜,可怜……”那美一女摇头叹息起来,她的动作很美,却撩一起了我的怒火。我生气地叫道:“你一胡一说什么?”

“你知道我是谁吗?”她忽然话锋一转。

“谁?”

“伟没有告诉过你……他以前有过女人吗?”

这话给我的震撼甚为猛烈,听她的口气,她就是伟的那个“女人”,我头脑一下乱了……等等,是又怎么样?伟以前不能一交一过女友么?我以前也一交一过男友啊。这么想着我又冷静了,而且没好气地道:“你是他前女友吗?那又怎么样?”

“我只想告诉你,他绝对不是个好男人,开始时你们会很恩一爱一,过一段他厌倦你后就不会再对你留恋了……管你是未婚妻还是妻子……我就是他厌倦的其中一个……”她哀怨地说,如泣如诉,“他不但花,而且还狠心肠,惹了他……”

“住口!”我忍受不了有人这样侮辱我心一爱一的夫君诋毁他处一女般纯洁的名誉,断喝道,“你这人!你快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说过伟不是真的一爱一你,你还不信……他告诉过你,这别墅里有地下室吗?”那女人仍冷冷道,我只觉得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什么地下室?哪里有什么地下室……”我喊着,忽然看见一派刺目的光明,我抬起头,我从一床一上坐了起来!

原来,一切是一场梦!我全明白了,难怪如此莫名其妙!是梦,就合理了!

时间已是早晨七点,我躺在一床一上不起,还是觉得很疲倦,我琢磨着那过分真实的怪梦,觉得又好笑又奇异。竟然做这种梦。我想我是不是患上婚前恐惧症了?对伟没信心吗?不可能。

伟在敲门了,用他那一贯一温一柔的声音叫我:“小懒虫,还不起一床一吗?”

接下来,我迅速起一床一,准备和伟上演一场甜蜜蜜,早餐后还要继续安排我们的婚礼天地。

出房门时,受到梦境影响的我仍不免向四周看了看,当然没有再看到什么古怪。而不多久我就忘记了那个梦,继续我真实的世界。

工作人员不久就会来到,这之前我和伟在设计改良一些细节。

我单独地踱到了客厅一角,端详着还具潜力可以再锦上添花的环境,忽然,我发现墙角处有严重损坏。奇怪!怎么这样?要知道装修工作我们做得可是一丝不苟,因为以后打算常来这住或招待朋友,所以进行了相当彻底的重新整顿。全过程也都以监工的身份在场,实在没理由出现豆腐渣工程……

我未叫唤伟,先自己审查起来,很快发现墙角的裂缝纹路蔓延得很奇怪……一直裂到地板,并裂成一个方形……看着地面上的裂纹我忽然想起什么。我大叫:“伟!我们的别墅里有地下室吗?”

“没有,你以前也问过,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正忙着的伟头也不回地远远答道。

我盯住那地板上的裂纹——它就像是地下室的门一样,这令我想起了昨晚的怪梦。我没有再说什么,默默把手按在那上面,真的很像是入口啊……而,当我手一触到那块地板,它竟向上缓缓升起!就像常看见的地下室门打开的方式!只是竟全自动?

地板下,果然现出一道楼梯,地下室!伟骗了我?为什么?真有一个地下室……和昨晚的梦里说的一样!那真是梦吗?昨晚的遭遇情节此刻涨潮般一并涌上心头。

我鬼使神差地擅自走了下去,没有多加考虑,也没有通知伟。

我感觉我就是走在昨晚梦里那道楼梯上。不同的是我走到底了也没看到有门,只有一面冰冷的墙壁。而身后的楼梯也并未像昨晚般消失不见。这时,我身后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是伟。

“你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伟的口气慌张而恼怒,是那种秘密被揭穿的表现。

“你为什么骗我?你不是说没有地下室吗?”

“有没有有什么关系?这地下室早就废弃了,你看这里不是什么也没有吗?我想这没什么了不起,所以才没告诉你。”

他说得合情合理,但我却固执地认为,这里该有一扇门才对……我不知为什么这么想,我不断回忆起梦里女人的话……句句惊心,我甚至相信要是有门,进去后又会来到梦里一样的所在,见到她!我这么想着,手轻一抚一着墙壁。

忽然,墙上没来由地现出一道血痕!吓我一跳,血痕开始伸展开去,血边竟在壁上勾勒出一扇门形!然后门——一块墙壁自动地裂开来,像开门似的。尘土飞扬。伟和我都目瞪口呆。

地下室里本就昏暗无光,那门里的房间更是彻头彻尾什么也看不见。引起人强烈好奇心。

“我想进去看看。”终于可以在这怪现象面前镇定下来后,我第一句就道。

伟紧张地大声阻止,说了大堆话劝我放弃,我固执,用女人的不讲理脾气与其抗衡。我们简直是在吵架——我们从来没吵架过。发展到后来伟已经紧拉着我硬要我离开了,我心里愈来愈怀疑和惊骇,我不肯理他,挣脱开他的束缚不由分说地冲了进去。

“我想起来了,这地下室不是什么也没有,原来好像有个小房间,好像是堆杂物的……后来被封起来了……我父母留下的屋子我也不太清楚……没必要进去……”当时伟如是说。

进去后我着亮了随身携带的小型电筒,照射着,里面不但暗无天日而且尘埃遍布,实在是人间地狱的最佳写照……我举目所触的也的确都是杂物垃圾,我开始有点相信了伟的话,但却无法解释那怪现象……这里当然和梦不同,没有高级房间和夺目美人。

我强行进来后,伟就一直狱警般杵在门口,我回头抱歉地对他笑了笑,他好像忽然变得很一陰一沉,在生我气吗?我准备打道回府了,这时我无意踢到了一件东西

一个很残旧的电饭锅,我觉得沉甸甸的,里面有什么?我正要打开一窥究竟,门口的伟忽然怒吼一声:“不许打开!!”吓得我手一松,电饭锅坠地,裂开了,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滚了出来,我用电筒一照,险些吓昏——那是一个人头!

壮起胆子仔细看,还能辨认出那是个女一性一的头,从那腐烂不堪的模糊轮廓上,我竟看出了梦中美一女的影子!一定是错觉!但……越细看越像……!!

我颤栗着回头,尽管光线条件差,我仍很明白地看到伟的面部扭曲地很难看。他见我看他,用很不自然,很生硬,很激动的嗓音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真的……”

我的头脑像经历了无数场重大战役,混乱得无法形容。从惊异到恐惧到现在的愤怒……我用很冷淡的语气说:“我们都快结婚了。你还有什么想要瞒我?”

“不要再呆在这里了……我们离开……我是一爱一你的,我们要结婚了……”伟不停地挥舞着手说着。

“算了,这件事,警方应该会知道……”我忽然感到很疲惫,我一字一句地说这段话,“是不是要等警方来,你才肯说实话?”

伟听到我的话,猛地发出了厉声咆哮:“你要报警?”然后,他,竟面目狰狞地向我奔了过来,全身的杀气暴露无疑,他要干什么?不言而喻。这就是我庆幸能结识的好男人?这就是我决心厮守一生的未婚夫?

就在我大受打击动弹不得的时候,就在伟的魔爪快将抓上我脖子的时候,这改变了三个人一生的地下室里骤然响起了凄厉的笑声,我们一起再度大惊失色,我勉强寻找声源,天!竟是那个人头发出的!

“傻女孩,我昨晚和你说的没错吧……哈哈哈……”那个腐烂怪异的人头抖动着残破的唇骨以我熟悉的女声说道。

我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点,大脑组织体贴地命令我以昏迷来逃避进一步更强烈的打击。

我是被来上班的装修人员叫醒的,他们发现我一个人躺在大厅里。

我顾不上回答他们关于我为什么会席地而眠的询问,马上去那个墙角处看那地下室入口。墙角没有任何裂纹,更别说什么入口了!

在我那近乎疯狂的软硬兼施的强烈要求下,工作人员同意挖掘那地方,我坚信我可以找出那神秘所在!

挖地三尺的行动是徒劳无益。结果显示,这别墅里根本没有什么地下室存在!

而伟,从此人间蒸发了。

也因此,围绕在我身边的麻烦从那时起源源不断,这是可想而知的。

走出了夜半迷宫,我却跌进了现实世界一个更大的迷宫,它由人所汇聚而成,更加迥异,更加没有方向,没有出口。

最后我要告诉大家,之后我又做过的一个梦,梦很简单:在那个我到过的房间,那个我见过的美一女捧着伟的人头,对我微笑。一直微笑……而伟的人头,表情定格在肝胆俱裂的惊怖上……

随机推荐也很赞

「真实鬼故事」午夜鬼故事一则

天气是在椰子入睡前开始转变的。刚才还闷热难忍,这会儿便开始电闪雷鸣。这样的天气应该是很惬意的,因为一场暴雨就在眼前。凉爽的风透过窗子抚开窗帘,闪电在瞬间划亮夜空。...

「真实鬼故事」阳台上的裸体女郎

肖锋是自一由撰稿人,因为怕吵,就在城郊的一个小区租了一套楼房。这套房是顶层,站在窗前极目远眺,远处翠绿的庄稼尽收眼底,真是美不胜收。这天中午,肖锋在靠一陽一台的卧...

「真实鬼故事」建筑工地上的女鬼

那是一个天寒地冻的季节,我跟随着七八个建筑工人留守在一个硕一大的建筑工地上,由于天气的原因这里已停工多日了,现场显得狼籍而萧瑟。这个工地不是一个好地方,处在荒郊野...

本文标签:  

如果您对本类型的鬼故事感兴趣,敬请移步到真实鬼故事频道阅读更多!

友情提示 |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信息。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此击一键举报

文章来源 | 本文由作者【讲鬼故事】整理发布于本站【真实鬼故事】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本站链接!

本文地址 | 夜半迷宫 https://www.029jtc.com/zhenshi/guigushi_759.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大家还在看

栏目导航
合作伙伴
热门标签